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位面时空指南 > 第第134章 流言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最先听到风声的还是丁阳,照例在临街铺面站柜的时候,看见来买豆腐的几个女人冲着他窃窃私语,还伴随着指指点点。

    看她们眼中的神色,明显不是在说什么好话。

    有心想要问问,可面对他的时候无论是谁都只是笑,不肯多露半句口风。

    后来还是遇见了对他心存好感的某个妹子,悄悄给他透的消息。

    乍一听,丁阳就傻眼了:“怎么可能?这分明就是谣言嘛!”

    那妹纸倒是信他,连连在旁点头:“就是说呢。以丁郎这般人品,又怎么会看得上她?”

    也顾不上再解释什么,先感谢妹纸的信任,然后就慌慌张张的关了店门,回头去找潘安氏商量对策。

    这年月出点作风问题,那可是了不得的大事。

    想要打到某个人,生活作风问题从来都是最容易下手的地方。

    毕竟儒家思想当中的圣人,全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道德模范才能胜任。

    只要被人攻击到了道德层面的弱点,那几乎是一出手就一个准儿。万一消息再散布开来,那就基本上完蛋了。

    “潘家嫂嫂,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即便是心急如焚,可丁阳仍然按规矩守在门外,根本不肯僭越一步。

    潘安氏正在和潘小妹看今日采买的新布料,准备缝制过年的新衣。其中不光为姑嫂两人准备了,丁阳也是没有落下。

    而且看他衣衫单薄,潘安氏还特意给他买了厚实暖和的棉布,准备给他缝制棉衣。

    这年月棉布的产量还不算高,市面上主流布料还是以丝绸和麻布为主。棉花的种植虽然已经扩大了,但产量有限,纺织技术也没有散播开来。

    潘安氏嘴上对丁阳限制严厉,连工钱都不肯给他一点。

    可是包吃包住还包新衣,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他。对他的关照,比弟弟也差不太多了。

    实际上潘安氏尽管守寡两年多了,可如今也才不过19岁,和丁阳一般大。

    甚至于细抠月份的话,丁阳还要比潘安氏大2个月。

    但说到成熟,早已被生活磋磨了很久的潘安氏就不知胜过丁阳多少了。

    当然丁阳现在还不知道潘安氏的生辰八字,这种闺中肯定不是外人能知晓的。于是就跟着潘小妹叫嫂嫂,反正看行为处世,人家都要比他更成熟。

    直到后来,知道了潘安氏的生辰八字又专门找人查了万年历后,才算是搞明白了真相。

    敢情潘家嫂嫂比他还小2个多月!

    不过这也就是相对而言,真按照出生日期计算起来,潘安氏可比他大差不多一千岁呢!

    “慌里慌张的,像什么样子!看你也不小了,如何行事还像个孩子?”

    等到潘氏慢条斯理的掀开门帘走出来,丁阳早就急坏了。

    “哎哟,好嫂子,别怪我慌张,实在出了大事了!”

    “这时候能出什么大事儿?莫不是你的冰糖葫芦吃完了?我可先说好,那东西不是正经饭食,解个馋气也就罢了,万不可当真吃个没完。”

    “……”

    丁阳已经无力吐槽什么了,敢情这是完全把他当成小孩子哄呢。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说说吧,看你急的一头汗!”

    潘安氏倒是毫不避嫌的抽出腰间的汗巾,随手帮他擦拭了额头上的汗渍。

    刚才听到消息的时候,丁阳就已经慌了手脚。急匆匆的收拾了前面的店面,放下门板又慌忙跑过来,还真是急了一头汗。

    此刻随着潘安氏靠近身边,满是温柔的帮他擦汗,顿时把心中的话全给憋回去了。

    只闻到一缕幽香从她身上散发了出来,隐隐约约钻进鼻子里面,好闻的不得了。

    话说平日里也不见潘安氏擦粉,怎么就这么香呢?

    以前丁阳也只在有些小说当中看见了相应的描写部分,有些绝世美女的身上,天然自带着体香。就算是不去擦脂抹粉或佩戴香囊,也会很香。

    然而丁阳在现代见过的妹纸们,就几乎没有不化妆的存在。

    她们的身上,自然而然也就充满了各种化学产品所制造出来的味道。

    即便有些人使用了高档香水,闻起来比劣质香水好很多。可比起潘安氏的天然体香,似乎还是差了不止一筹半筹。

    仔细回想起来,似乎薛斌的身上他也曾闻到过类似的纯粹体香。

    那妹纸是完全没钱化妆,身上的香味应该是源自本身。

    可和眼前的潘安氏比较起来,似乎也还是要略逊一筹的。

    等到潘安氏帮丁阳擦完了额头鼻尖的汗水,却发现他愣在了原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没好气的打了他一巴掌,嗔道:“我说你好端端的喊我出来,怎么又像个锯了嘴的葫芦?刚才不是说大事不妙吗?究竟是什么大事呀?”

    本来丁阳被潘安氏的体香迷醉了几分,可听她开口却陡然清醒了过来。

    现在可不是心猿意马的时候,关于潘安氏身上体香的来源,还是找时间再追寻清楚吧!

    “对,对,是大事不妙!”

    “那就快说吧,还愣着做什么?”

    “额……”张开了嘴,丁阳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

    毕竟这事儿涉及到潘安氏的闺誉,甚至连潘小妹都被席卷了进去。

    可丁阳却不知道怎么开口说,他所听来的谣言内容太过分,即便是千年以后也能构成诽谤罪。换到千年之前,他更是不方便开口了。

    眼见他迟疑,潘安氏倒有些不耐烦起来:“男子汉大丈夫,怎么突然婆婆妈妈起来?”

    “不是我不愿意说出来,只是这事儿真不好说。恩,里面好多内容,可都不好听。”说话间丁阳担心的朝里屋瞟了一眼,这房间的隔音基本没太大用处,被潘小妹听到可是不好。

    潘安氏也是心思剔透,只一眼就明白了丁阳的意思。

    “那行,咱们去磨坊看看黄豆是不是要泡下了。”

    避开了潘小妹之后,丁阳也就没太多顾忌,潘安氏的直爽他可是领教过的。

    等他巴拉巴拉说出来了听到的谣言,又特意注明了其中还有更多不堪的内容。

    潘安氏的脸色很快就沉了下来,气得她胸口一起一伏。也是胸前饱满的尺寸很是惊人,反正丁阳边说着话,还被这波浪般的起伏晃动给几乎看呆了眼。

    也就是潘安氏正在气恼当中,没有注意他,否则还指不定是什么结果呢!

    “……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造谣。中伤我和你之间有私情?甚至于还牵扯到了四娘的身上,连她都被搅和到了里面。”

    丁阳从迷醉中清醒过来,有些惭愧的低下头去:“不但如此,很多话还特别难听。”

    “哼,我早就知道寡妇门前是非多,却没料到他们竟然如此肆无忌惮。”

    “潘家嫂子,要不我还是避开吧?毕竟我一个大男人,和你们住在一起也不是个事儿。”

    “怎么,你又有地方可以去投奔了?”

    丁阳苦笑着摇头,即便现在他也不敢去找红玉,谁知道霍四究丧心病狂到什么程度呢!

    “那就是嫌弃我待你不好了?”

    “哪有?嫂子你真心待我,像亲姐姐一样,何曾有过亏待?”

    虽说潘安氏的确没给他支过半文工钱,可待他却没的说。何况他要工钱也没用,之前要求加薪也不过开开玩笑罢了。

    “既如此,那就是你信了那话,嫌弃我拖累了你,是也不是?”

    “……我一个大男人的,怕什么闲话?只是担心连累了嫂嫂你和小妹呀!我无所谓,可是你们到底是女人,名声很重要的。”

    “名声?哼!我还会怕什么坏名声么?再坏又能坏到那里去?我不过是个寡妇,泼些污水也不当紧的。呵呵,不都说我命硬,克男人的吗?那如今把我和你搅和在一起,不是自己个儿打嘴,又说什么去?我既和你不清不白,怎么不见你被我克死?不过话又说回来,你要走,该不会是也担心我命硬克了你吧?”

    看见潘安氏一脸的怀疑,丁阳顿时无语扶额。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想这个?重点就不对,好吧!

    “潘家嫂子,这所谓的命数,在我而言全都是胡扯出来硬找的理由。好端端的,谁会相信这个?”

    “此话可当真?你不信命?”

    “我都说了不相信命数,你怎么还要问?”

    “嘻嘻,真不信?我可告诉你,算上你潘家大哥,我已经‘克’死了3个男人。虽说你只是谣言中和我扯在了一起,但会不会克到你,我也不敢保证呢!”

    “得,你这还是不信我说的话嘛!我是真不相信这些,你要命硬的话,快来克死我吧!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那啥,是不是!若能和嫂子这样的绝世美女牵扯不清,我宁愿被克死也认了。”

    “呸!刚以为你是个好人,谁料想也是满嘴浑话。快别乱说了,再不然,小心我撕了你的嘴。咯咯咯……”

    就看她那对桃花眼中的满意之色,已经让这份威胁丝毫没有了效果。

    反而丁阳觉着,似乎潘安氏对那些谣言也不怎么生气了。

    “走吧,准备回去吃饭。”

    “哈?吃饭?可是这……这……”

    话说这么大的事儿,你好歹拿出个主意呀?怎么完全不当回事呢!

    ...

    ...笔趣阁 www.X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