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他以时间为名 > 089 撮合撮合
    ,

    那头果真是一声失望叹息,“我听棠棠说都在一起工作的,肖也那小伙子不也一表人才的吗,培养培养总能行吧?”

    “这个……阿姨,感情这种事未必是培养出来的,棠棠如果不喜欢的话,您也不能逼她吧。”

    “那倒是。”那边想了想又说,“总之呢,棠棠就让您费心了,当然,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是希望您能帮着撮合撮合,我家棠棠在感情上缺根弦,可能喜欢上了自己都不知道……”

    通话结束后,江执一直在想着电话里的话。

    撮合撮合。

    撮合盛棠和肖也吗?

    江执想起肖也那吊儿郎当的模样,撮合?美得他!

    盛棠将面放在托盘里端到置物台的时候,就瞧见江执靠在那不知在想什么,手里还攥着手机。

    这手机……怎么有点眼熟?

    定睛一瞧,可不眼熟吗,她的手机。

    “你拿我的手机干什么?”

    江执缓过神,轻描淡写地说,“你爸妈刚才来电话了。”

    盛棠一愣,“……你接了?”

    “你在忙不方便,我代劳了。”

    紧跟着盛棠就跟只小泰迪似的龇牙咧嘴,冲上前去抢,“找我的电话你接干什么?给我!”

    江执拿手机的手一举,盛棠就扑了个空。

    “我是你师父,替你接个电话怎么了?”

    盛棠蹦着高往上抓,“私人电话,那是我的隐私!”

    江执换了只手,她又是凌空没抓着。“小姑娘一天到晚活得没心没肺的,还能有什么隐私?”

    他人高马大的,平时就比盛棠高出不少,手机这么一高举,她更是蹦了半天都够不到边儿,气得她干脆就擎着他的肩膀往上够,身子歪歪斜斜磕磕撞撞的,江执生怕她再摔了,腾出手臂下意识环住她的腰。

    “你手机里藏着什么啊,怕被我看?”

    盛棠半天没够着,累得气喘吁吁的,头往他胸口上一磕,缓口气,“你管我藏了什么啊,再说了,谁的手机随便给别人看?不礼貌知道吗!我要是看你的手机,你让吗?”

    江执放下胳膊,顺势圈了她的腰,于她后腰手指交叉,低头看着她沉笑,“行啊,我无所谓,你想看我就让你看。”

    盛棠没料到他这么痛快,抬头惊讶地看着他,好半天说,“是人老了,活得就这么随意了?”

    她的脸很近。

    这么近都很难看见她脸上的毛孔,小姑娘的皮肤很好,可能是刚才蹦的,脸颊微微泛红,甚至他还能感受到她的气促,钻进他的呼吸,似奶香还有花香,干净又香甜的气息。

    气息又像是钻进了她眼里,光亮如晶,狡黠成了勾人的蜜糖。

    江执没由来的燥热,喉头干涩得很,眉心一皱轻轻把她往外一推,手机往旁一搁,“棠小七你找死是吧?”

    盛棠赶紧抓过手机,“你是不是把我爸妈吓着了?”冷不丁一个男人接了电话,他俩会不会多想?她要不要打电话过去解释一下?可是,这么一来会不会越描越黑?

    江执无语,“我又不是妖怪,怎么就吓着他们了?”

    “他们都说什么了?”

    “没什么,简单问候,知道我是你师父,托我好好照顾你。”

    盛棠一撇嘴,好好照顾她?可拉倒吧,这大晚上的她半条命都快丧他手里了。用手机敲了敲碗边儿,“赶紧吃啊,面坨了我可不管。”

    江执垂眼一瞧,顿时眼晕……

    “哪去?”

    盛棠双手一抱拳,“不扰师父吃面雅兴,徒儿告退。”

    “你给我站住。”江执阻了她想溜之大吉的意图,下巴一抬,“你这是给我下了一碗面还是下了一碗辣椒呢?”

    盛棠占理,“你不是让我给你做拿手的吗,我的拿手面就是重庆小面,本来就是辣的。”

    江执盯着她笑,“可真有你的啊。”

    “师父轻慢用。”盛棠报以微笑。

    “肯定是要慢用了。”江执端起托盘往外走,扔了句话,“仗着你的热情劲,再给我做杯奶茶。”

    “凭什么啊?”盛棠冲着他背影喊。

    “凭为师我吃不了太辣的,解辣!”

    10分钟后……

    一杯奶茶被盛棠咣当放上桌,杯中奶茶一晃荡,溅了少许出来。

    后半夜了,室外的气温凉爽了不少,偶尔风过,阵阵奶茶香。江执看了一眼,“看着颜色不错啊。”

    盛棠没吱声,眼瞧着他手里的筷子就挑了一根面条……这得吃到哪辈子去?

    江执尝了一口奶茶,赞许,“味道也不错,有点芋圆或者珍珠、黑糖什么的就再好不过了。”

    “这些真没有。”盛棠吓得赶紧解释。

    他上下嘴皮子一碰,扔出来的话倒是轻巧,可是为难她又找牛奶又找茶的,算是上天垂怜,没让她生生死在他手里。

    江执笑了,“紧张什么,我又没让你立马去找。手艺不错,以后也方便我不用买外面的了,自己做,喝着还放心。”

    盛棠突然觉得自己像是跳进旋涡里,拼尽全力都爬不出来,反而越陷越深……

    “你慢慢喝吧……”

    不行,她得回房冷静冷静,她不想接下来的日子被沦为做饭阿姨。

    “坐下,等我吃完。”

    丧心病狂吗……

    翌日,果然又是火辣辣的一天,太阳刚一蹦出来,就烤熟了半壁江山。

    肖也这一觉睡得甚好,连梦都没做一个。睁眼一瞧,加宽的大床就他一人,可不就睡得好吗?

    起床,溜溜达达去洗漱,经过小会客厅的时候看见江执半躺半靠在沙发上,桌上堆了不少文件。

    等他叼着牙刷一嘴牙膏沫出来的时候,江执已经睁眼了,但坐在那没动,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思考什么。肖也觉得好奇,凑上前。

    江执没反应,还是若有所思。

    肖也蹲下来,抬头边看他边刷牙,心想着这人是中邪了还是怎么着?打算就地圆寂啊?

    半天,江执总算有了反应,“壁东……壁东?”他看着肖也,一点没诧异他蹲地刷牙的行为,“壁东怎么了?”

    肖也刷牙的动作一顿,“壁画东边是我负责的,什么怎么了?”

    江执更是一头雾水,“不知道啊,昨天小七就没头没脑地说了句壁东,再问她就什么都不说了。”

    “棠小……”敏感察觉江执目光一厉,肖也话锋一转,“棠棠说的啊,那我就明白了。”

    江执不解,明白了?说什么就明白了?

    肖也叼着牙刷起身,连带的拉起江执,然后一把将他推墙上,手臂一伸撑在他脸旁,坏笑,“壁咚,明白了?”

    江执一愣,这才蓦地明白此壁咚非彼壁东……

    “哎,棠棠被谁壁咚了?还是她把谁给壁咚了?”肖也含含糊糊地问,十分八卦。

    江执这辈子最受不了的就是有人在他面前含着牙膏沫说话,又冷不丁想起昨晚的那通电话,就愈发瞅着肖也这张脸不顺眼,一把推开他,“给老子滚蛋!”

    肖也还真听话地滚蛋了,大笑着扬长而去洗手间继续刷牙。等他冲完了凉,站在镜前拍爽肤水的时候,江执又飘到了洗手间门口,肖也这一睁眼就看见镜子里的身影,吓了一嘚瑟,“哎呀我去……你鬼啊。”

    江执斜靠着门边,没说话,视线落在肖也身上,前前后后打量了好半天。

    肖也昨天晒了一天下来,脸就跟蜕了一层皮似的,想着今早善待一下自己的这张脸,可瞧见江执那副阴不阴阳不阳的模样就瘆得慌,更没心思捯饬脸了。

    “你……不冲澡啊?”

    江执双臂一交叉,说话十分不客气,“洗手间被你占了将近二十分钟,肖也,你他妈是娘们啊?”

    肖也一想,得,自己又不知道怎么惹罪这个爷了,伸手一做邀请状,“你洗你的,我保证视线不拐弯。”淋雨间是独立的,离洗手池有段距离,他碍着他什么事了?

    江执懒得跟他多费口舌,晃晃悠悠进来了。

    倒是没急着冲澡,拿了镜子旁的玻璃杯接了水,拿了牙膏挤了些在牙刷上。肖也见状,也就放心地继续往脸上拍爽肤水,问他,“你昨晚没睡啊?我看桌上全都是方案修改图。”

    0号窟要修复的段落多,再加上人手本来就少,所以有些破损的位置就需要江执亲自做复原方案,除此之外,他们几个的方案中,哪怕指甲盖大小面积的修改和调整也都需要他过目,然后再做集体讨论。

    江执咬了牙,说了句,“眯了会儿。”死丫头,害得他跑了好几趟洗手间,面里是只放了辣椒吗?他严重怀疑还放了其他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一肚子坏水。

    肖也借着镜子把他好一番打量,“废寝忘食啊,脸色看着都不好了,不过以前你熬夜工作也算常态,现在这是怎么了?老了?”

    “滚。”

    肖也笑着啧啧了两声,“你这样让我情何以堪啊?弄得我都不好意思睡觉了。”

    江执冲着镜子冷笑,不好意思睡觉?睡得比谁都熟,呼噜打得他脑仁都疼。

    “你可真想好了啊,那我今天就联系许老师了?”肖也于心不忍,怎么着都得再确认一下。

    江执刷牙,嗯了一声没多说话。

    肖也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嗯,顺眼多了。“我觉得啊,你跟程嘉卉也算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怎么就这么巧又在故宫重逢了?”

    江执没吱声,低头漱口,水龙头哗哗作响。

    “你就不能跟我详细说说你和程嘉卉的事?”

    江执还是没搭理他。

    肖也自讨没趣,耸耸肩膀,罢了,反正来日方长,不怕没好戏看。江执利落地漱完口,一抬眼瞧见肖也正往脸上涂……他仔细瞧了一眼瓶身,防晒霜……

    “你个大老爷们的还怕晒?你刚从新疆回来那会比现在黑出不知道几度来。”

    肖也不惧他的嘲笑,“那是之前没遇上我小师妹,江执,皮肤的衰老百分之九十是来源于紫外线,做好防晒工作就能比同龄人年轻一大半,我还单着呢,怎么也得先保持住我这盛世颜值吧。”

    江执本来想去冲澡,一听这话脚步顿住了,“防晒霜是小七给你的?”

    “对。”肖也神清气爽的,“要不说我小师妹就是贴心小棉袄呢,什么都是第一时间想着我这个大师兄。”

    江执看着镜子里肖也的那张脸,讲真,确实帅,但他瞅着就是闹心。肖也哪知道自己的花容月貌引来了江执的不适?拿起防晒霜往他跟前一递,臭显摆,“临出门的时候你也涂点吧,巨好用。”

    “是吗?行啊,我用个试试。”江执接过来转身就出了洗手间。

    “拿哪去啊?你还没洗脸呢,直接涂啊?”

    “没收,我要了。”笔趣阁 www.X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