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他以时间为名 > 111 白面馒头
    ,

    不说这话还好,一说又让盛棠的心里堵了一下,等想回怼,肖也早就扬长而去。程溱清清嗓子,低声怪笑,“一起回酒店啊,好奇怪哦。”

    盛棠呵呵两声,“跟人姑娘处了快一天了都没记住名字,倒是见你第一面就记住你名了,也是好奇怪哦。”

    程溱食指一伸,在桌上点了点,“我的名巨好记,记住陈真就能记住我,没那么复杂。”

    “你怎么不说你还是个多音字呢。”

    程溱没跟她掰扯这件事,朝着肖也那边漫不经心瞥了一眼说,“他俩啊,成不了。”

    盛棠扭头去看。

    “嘿嘿嘿,转回来。”程溱低声,“有你那么明目张胆打量人的吗?”

    “我这不是想好好看看她嘛。”盛棠夹了只煮花生,拇指和食指沿着花生壳的中缝轻轻一捏,壳开两半,露出煮得软硬恰好的花生米,参差不齐粘在花生壳的左右两边。

    尽数塞嘴,又道,“那姑娘长得挺好看啊,肖也有时候就是装,他说没记住人家名字你就信啊,他就是想显摆他多有女人缘。”

    “跟记没记住名字没关系,他不是那个啥吗?”

    “哪个啥?”

    “就那个。”见她没想起来,程溱啧了啧嘴,“跟江执是那个啥。”

    “哦哦哦。”盛棠恍悟,笑,“就不兴人家男女通杀啊。”

    程溱一耸肩膀,“你这话教人浮想联翩啊。”

    “估计你不大有时间浮想联翩了。”盛棠的下巴朝外面一扬,“你孙子回来了。”

    程溱扭头朝着窗外一看,果然。

    一辆铮明瓦亮的大奔驰很是招摇地停进了狭窄的胡同里,留给行人的过路缝所剩无几。曲锋先下了车,绕到副驾驶,小心翼翼开了车门,生怕剐了蹭了的,然后手朝里一伸,紧跟着一只小胖手搭在他手上……

    盛棠也就只看到了这些……

    充其量从车门下面还能瞧见搭下来的小萝卜腿,然后……就始终没瞧见小胖手的主人从车门挤出来。

    盛棠看得直着急。

    小胖手努力了半天也没从车里下来,似乎也急了,拍了一下曲锋的手就又坐回去。曲锋抹了一把额头汗,重新绕回驾驶位,将车子又往里侧靠了靠,终于给副驾那边腾出个能下人的空隙这才熄火。

    但他下车就费劲了些,几乎是从门缝里挤出来的,幸亏瘦。

    小胖手也下来了。

    盛棠定睛一瞧,第一反应就是,好一位骨骼清奇吨位可观、长得层层叠叠的白面小馒头啊。

    白面馒头在车前站了站,曲锋把胳膊伸过去,她就顺势挎上,挺胸抬头甚是傲娇。两人进了那扇门里,门再一关,从盛棠的这个方位都能听见白面馒头的娇笑声。

    耐看的画面瞅不见了,剩下的八成只能靠脑补。

    盛棠抻着头还是意犹未尽的,等了足足有十分钟,没再瞧见两扇门有开启的迹象,就只好收回视线,啧声说,“程程,你孙女儿挺有重量感啊。”

    程溱轻哼,“俩人挺腻歪的吧?”

    盛棠嗯了一声,“就跟当初曲锋腻歪你似的。”

    “可别。”程溱打住她的话,“不提当初,恶心。”

    盛棠拄着脸,目光还在往斜对面大门上盯,“你能折在白面馒头上我也是服气了,不过呢,胖是胖了些,但瞅着五官也是不差,瘦下来能挺好看。”

    说到这儿,她撤回目光,将对面的程溱好生打量了一番。

    “干嘛?”

    “人家是比你有料啊。”盛棠朝着胸前一比划。

    程溱手里的钎子啪的一声拍桌上。

    盛棠见风使舵,“但你看你,身材苗条长相伊人,要腰有腰要腿有腿,关键还要脸有脸,你们家曲锋……哦不,你孙子最后能把一枝红杏搭白面馒头上,口味也着实奇葩。”

    程溱将最后两串羊肉撸完,钎子一扔,问她,“院门关上了?”

    “关了啊。”

    程溱嗯了一声,抓起汽水瓶咕咚几口饮尽,瓶子一放,抽了纸巾擦擦嘴,起身就走。盛棠一愣,赶忙追上拉住她,“干什么去?”

    肖也在那头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听见动静后抬眼朝这边看,不知道她们怎么了。

    程溱没跟盛棠细说,“不用你身缠彩旗,一会儿吆喝两声就当我啦啦队长了。”

    盛棠知道她是要做点什么,没多想,拔腿就跟上。

    肖也见这幕暗觉不对劲,跟同伴姑娘说了一声后就起身跟了出去,那姑娘很是不悦地抿抿嘴,但还是忍住了。

    这铺子不大,从堂食区到门口就只需穿过一条不长的走廊,甚至坐着吃饭都能瞧见门口的动静。老板左右手各拿着一大把串正好跟程溱打了个照面,见状愕然,“这是要走?还有好些东西没上呢。”

    “正常上,五分钟回来吃。”程溱脚步快,说着就到了门口,抄起店老板挂在墙上用来显摆的签名版棒球棍,将一摞大钞拍结账台上,嚷了句,“借用一下。”

    老板那头刚把串上桌,听见这么句没头没脑的话倍感奇怪,借用什么?朝门口一瞅,人不见了,店门闪忽了两下。

    正纳着闷呢,就见肖也也出来了,一愣,“您这是……”

    不也没上齐吗?

    肖也照葫芦画瓢,甩了句,“正常上,我也五分钟后回来吃。”

    老板无语问苍天,都什么习惯这是?一个两个的吃着饭还计着时呢?出去干什么?要是找厕所的话店里有啊喂……

    这厢,程溱扛着棒球棍冲着院门前停着的那辆车就过去了,大步流星加气势磅礴的。还没等盛棠靠前,就见程溱轮起棒球棍朝着车窗就砸过去。

    前挡风玻璃应声而碎。

    “我去……”肖也从店里追出来恰巧撞见这一幕,玻璃碎掉的瞬间他听着都觉得尾巴根似乎又疼了一下。

    走到盛棠身边,愕然问,“你姐们儿这是……有钱烧的?”

    “又不是她的车。”

    肖也更惊讶,“有躁狂症?”

    “怎么问东问西的?跟你有关系吗?”盛棠这边说着,那边就见程溱绕到车后面又是一顿砸,紧跟着是车门上的玻璃……心叹,可惜这辆车了,一看就是新提的。

    肖也看起了热闹,双臂交叉于胸,“我这不是得提前打个预防针吗,要是你姐们儿有砸车的爱好,以后我得躲着她走。”

    盛棠抬眼瞅他,“你有车吗?”

    肖也瞥她,“我就不能买啊?”

    院门从里面拉开的时候,程溱已经砸得只剩下最后一块玻璃了,就听一声吼,“谁啊?谁干嘛呢?”紧跟着就是一个白面馒头滚滚而来。

    许是被眼前这幕稀碎的画面给震住了,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后就猛地往前扑,“你谁啊?你他妈的凭什么砸我的车?”

    “起开啊,我手里的棍子可没长眼!”程溱可没管她扑没扑上前,胳膊一抬,棍子一轮就把玻璃给碎个干脆。

    白面馒头捂着头蹲地上尖叫一声。

    砸完,程溱将棒球棍往肩上一搭,居高临下看着白面馒头,“想算账到人生一串找我,奉陪啊。”

    白面馒头抬头盯着她的背影,气得一张发面儿的脸直颤。

    程溱早就看见盛棠和肖也了,跟逍遥二仙似的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呦,两位都在呢。”

    盛棠憋笑,“行啊这招,快准狠。”

    “拉拉队长不合格啊。”

    “你给我时间准备了吗?”

    肖也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女侠,你这是除暴安良还是仇富发泄呢?”

    程溱都经过他了,闻言这话停住脚,往后退了一步,歪头看他,“肖公子,渣过吗?”

    肖也没明白。

    程溱抬起棒球棍在他肩膀上点了点,好心提醒他,“渣男。”

    肖也马上明白了,“没渣过。”

    “一次也没渣过?”

    肖也瞥着肩头的棒球棍,连连摇头。

    “男女都没渣过?”

    肖也有点懵,但碍于肩头上的棒子,依旧斩钉截铁,“没有!”

    程溱满意,棒球棍一收,“好同志。”

    院那头传来白面馒头鬼哭狼嚎的声音,“锋哥哥,有个疯女人把咱们的车给砸了!”笔趣阁 www.X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