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他以时间为名 > 114 见着闺蜜竟紧张了
    ,

    江执按照地址费劲巴力地找到人生一串时,店老板早就在门口候着了,见着他后赶紧往屋里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都喝嗨了,我这一看也不成啊,合着不能让他们仨在我店里对付一晚,明早起来那不得腰酸胳膊疼的。”

    江执心里还纳着闷呢,他们仨?哪仨啊。

    正想着脚步一转就瞧见了挨着窗户旁那桌的肖也,喝得满脸通红,还在侃天侃地手舞足蹈的。餐桌底下那空酒瓶子摆得甚是壮观,桌上的钎子也都能堆成小山了,这得多能吃……

    他对面坐了个姑娘,因为是背对着,所以江执没看清对方的长相,倒是一眼看见了盛棠。坐在肖也身边,跟只鹌鹑似的趴在桌上,一手托着脸,像是在听肖也侃大山,又像是在打瞌睡,脸都快黏在钎子上了。

    肖也最先看见了江执,眼睛顿时就亮了,冲着他拼命晃胳膊,“嗨!江帅!”起了身,踉踉跄跄地冲着他就过去了。

    腰被搂上的瞬间,江执突然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心想着这人啊说不定真有前世,而他绝对是欠了肖也的,所以这辈子他才会这么奋不顾身地恶心他。

    酒气味扑面而来,醉酒的人身子就死沉,肖也非但搂着他不放,还把他当做承重墙,整个人的重量全压他身上,脑袋顶着他的脑袋,含含糊糊地说,你个重色轻友的东西,还知道来、来找我们啊,跟你说啊,哥、哥们今天牛逼大发了……

    紧跟着一个酒嗝。

    江执当时……

    如果不是公众场合,他肯定一脚踹飞肖也;如果此时此刻在敦煌,他也一定会把他拖到戈壁滩活埋了!

    好不容易把他扯开,他又顺势搭上江执的肩膀,手一抬朝空中一比划,“隆重给、给你介绍……程溱……”

    精武英雄?

    别管是不是英雄吧,总之他明显感觉到那姑娘朦胧的醉眼里多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和兴味,看着他俩的眼神就跟看着一对……

    像拖死狗似的把肖也拖回酒桌,随手一推,肖也就重心不稳跌坐在椅子上,疼得龇牙咧嘴,还不忘嚷嚷他尾巴骨的事儿。盛棠听见动静吃吃笑,见是江执来了,也表现出空前的热情。起了身却是踉跄了一下,江执顺势一搂,她就黏他怀里了。

    也是奇怪,明明都是酒气味,盛棠身上的就醉人,还夹杂着淡淡的花香,像是来自于她的头发又或者来自她的肌肤。娇娇小小的姑娘绵软无骨似的在他怀里,似水般往他心里钻。

    他低头看着她酣醉酡红的脸,一时间竟是不舍得苛责她了,脱口的声音低沉无奈,“喝这么多干什么?”

    盛棠笑嘻嘻的,仰头看他,“你生气了呀?”

    江执的眼神柔软了下来,“没有。”

    他只是担心。

    这一路上他没少打肖也的电话,心想着小七这丫头一醉了还不定能出什么事,肖也个大老爷们怎么着也得看住她,岂料这孙子死活都不接电话,他恨得牙根痒痒。

    醉酒了的盛棠倒是挺热情的,主动圈上江执的胳膊,头往上一靠,对程溱说,“你看你看,他就是我师父啊……我师父帅吧,我跟你说啊,我师父可厉害了……可厉害可厉害了,你害怕吗!”

    江执听着前些话心里别提多感动了,小丫头还算长了双慧眼,不但看出他帅来,还知道他挺厉害,可最后一句话怎么听着就变味了?那她口中的厉害……指的是什么?

    程溱也醉得不轻,但面对颜值绝佳之人,两只眼绝对是晶晶亮的。她双手托腮,醉眼在江执身上打量来打量去,心想着:这就是盛棠老提起的江执,可真他妈的帅啊。

    但这话竟是不敢说出口,不像是面对肖也,她可以冲着他撸袖子拍桌子,开着玩笑说,你长这么好看还让我们女人怎么活啊。

    虽是醉,但对比俩帅哥是程溱的本能。

    肖也帅,帅在那双桃花眼,帅在真性情,帅在倜傥潇洒,就似如玉公子翩翩风度。

    这江执,皮囊自是不用说,五官深刻俊朗得勾人,可跟肖也不同,他骨子里似带着一股子淡漠,是不羁和不屑与世人为伍的矜贵傲然,我行我素,教人想靠近却又不敢靠近。

    但程溱觉得,他应该是挺疼棠棠的,他看着她的眼神很柔和,就好像是放下了一切的骄傲矜持。

    师父吗,这种感觉,可真好啊……

    程溱迷迷糊糊想着,也感叹今天也不枉来此一趟,教训了渣男不说,还接二连三饱了眼福,这长得帅的果然跟长得帅的凑在一起呢。

    “师父你好!”她朝着他了敬个礼,晃晃悠悠的。

    盛棠呵呵笑,将江执的胳膊搂得更紧,“他是我师父……”

    嗯,这话听得江执舒坦,只是……他明显觉得胳膊陷入了温柔乡,喉咙干了一下,不着痕迹抽出了胳膊,又怕她站不稳,顺势环住她的腰。

    肖也又摇晃起身,胳膊往江执肩膀上一搭,跟程溱说,“我最爱的……兄弟!”

    江执可烦死肖也的腻乎劲儿,一皱眉,问程溱,“你是肖也的相亲对象?”

    他这么问,心思其实很单纯,想着如果是肖也的相亲对象,那能喝成这样也算是看对眼了,那要她带上肖也走,又或者让肖也送她走……总之,就是不希望肖也在他眼前转悠,她应该不会反对。

    可不想,这话一问出来倒是把程溱吓了一跳,酒都似乎能清醒一大半,连连摆手,“不、不不,我不是我不是……”

    江执见状纳闷,怎么了这是?

    程溱却是真真儿惊出一身冷汗,思路顿时敏锐了不少,看肖也的黏糊劲,再听江执刚才的语气,愈发觉得杀气腾腾,她势必要赶紧澄清,否则万一被吊打怎么办?

    盛棠拍拍江执的胸膛,“她、她是我的铁瓷……最好的朋友程溱。”

    江执恍悟,这才冷不丁想起之前盛棠在他面前嘀咕过这个人,除此之外还有位朋友,目前在国外做学术交流……

    “那个,不好意思,小七的闺蜜啊,你好你好。”他竟该死的有点紧张了。

    程溱虽说晕晕乎乎,但毕竟酒量在,所以没像肖也醉得那么离谱,再加上刚才被江执那么一吓,也醒神了不少,她嗯嗯呀呀答应,却在心里有点怵江执了。

    又心生担忧,想着一定得找机会解释一下,她今天跟肖也真就是误打误撞认识的,绝对没有相交甚欢、相识恨晚的意思。

    “车就在门口,我们先把你送回去。”江执一人,左右肩挂两人,可谓是顶天立地了,心想的是,既然是小七的闺蜜,总不能怠慢了,更不能任由她个女孩子独自回去,小七醒了酒那不得埋怨死他?

    程溱其实想帮着江执把他们俩先送回去,至于她,吹吹小夜风也就能醒了酒,但转念一想不行,她这要是掺和进去,这江执还不得怀疑她真有贼心啊,越想越害怕,点头说,“好的好的,多谢多谢。”

    “不客气不客气……应该的、应该的。”笔趣阁 www.X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