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他以时间为名 > 137 还有信仰的存在吗
    盛棠慷概激昂的,别说是跟她认识了快两年的沈瑶,就连共为塑料姐妹花的程溱都惊呆了。心里感叹,平时这丫头是挺能说的,是那种没理也能辩出三分理的能说,像是今天这么正儿八经又振奋人心的“演讲”倒是头一回。

    程溱想起去年高校辩论赛中,盛棠作为答辩z大无敌手的佼佼者带着队员出征,在辩论席上几番辩得对方哑口无言,最后决赛圈直迎对方选手,盛棠继续发挥诡辩本事,语速快又不讲理,竟能把对方给带歪楼了,使得对方辩手跟着她的思路嘚啵了五六分钟才反应过来。

    z大夺魁,盛棠作为最佳辩手身份被众多学校周知,对方辩手气急败坏,一个劲嚷嚷:诡辩、诡辩!

    要知道对方四位辩手是法律系赫赫有名的名嘴……

    程溱看着台上的盛棠,又瞧着台下的阵阵欢呼,心中竟有吾家有女初长成的骄傲:她家的棠棠啊终于正经了一回,敦煌没白去啊……

    隔着人群,江执靠在树干上,盛棠说了多久,他的目光就落在她身上多久。刚开始盛棠开口说话的时候江执还有想笑的冲动,后来听了她说到最后,他笑不出来了,心里慢慢滋生出一份异样的情,沉甸甸的。是他从未感受过的重量,压在心尖之上。

    也是奇怪,并不觉得压得透不过气,反倒是衍出来一股子踏实。以往总觉得这天地之大,他就是株萋草,无根无挂,能一地孤独终老也可四海为家,可今天这莫名而生的重量感就压住了他的心,教他一时间竟有种生了根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妙,来自盛棠。

    就好像这全天下的人都在骂他,唯独盛棠像个战士似的为他抗争、为他正名,竭尽所能维护他的尊严和荣耀。

    荣耀。

    她说,他所在的地方就是荣耀。

    如果盛棠不是在台上,就是在他面前说这话,他可能会笑骂她傻,还会告诉她,修壁画对我来说就是份职业,就跟别人需要通过做事才能养家糊口的道理是一样的,虽然说他没家可养,但不修壁画,他许是也不知道能做什么了。

    盛棠还在台上拉票,说完了大道理就回归了真实目的,跟给他们安利投票流程一样,呼吁大家挨个选项全勾。从江执这么远的距离都能瞧见她晶晶亮的眼,别提多熠熠生辉了。

    江执觉得,她很漂亮。

    良久后江执问肖也,“你说,现如今的人们还需要有信仰吗?”

    他修壁画,并不是因为他有多喜欢壁画,只是觉得面对壁画远比面对人心要简单的多。他不喜欢这个世界,也不愿跟世界妥协,仅凭着最后一点的执念来到敦煌,目的确实是0号窟,可不是奔着信仰去的。

    在公寓的天台上肖也说他有信仰,他转行修壁画就是因为喜欢。他认为哪怕是敦煌的空气里都透着文化传承的力量,还有满是烟火气的沙洲夜市,肖也说,那可是热闹了千年的地方啊……

    千里戈壁,荒芜大漠,傲立于天地间的石窟和被黄沙掩埋了的楼兰文明,在肖也眼里都是痴迷向往的所在,可在江执眼里,黄沙不过就是黄沙,文化再绚烂也不过被时间长河给吞了,消逝的终究消逝,有什么好痴狂的?

    今天盛棠在台上提到了信仰,甚至将他视为荣耀,他困顿的同时也有了深思,信仰这种东西还值钱吗?

    肖也想都没想,“当然需要。”

    江执转头看他。

    “越是人心浮动越是需要信仰。”肖也言简意赅,“有信仰的人内心平静,这世上乌合之众太多,总得有些清醒的人在吧,又或者,世人皆醒我独醉?倒也能说得通。”

    江执闻言心底触动,但性格使然,轻笑怼了句,“就你的酒量?算了吧。”

    肖也笑呵呵的,也没跟他杠,反倒问他,“哎,看见迷妹这么在台上为你冲锋陷阵的有何感受?再不做点什么,我都觉得于心不忍了。”

    “你觉得我应该做什么?”

    “大声告诉她你就是fan神。”

    江执盯着肖也一副盯着弱智的神情,“你失忆啊,我没告诉过她吗?”

    也是……

    肖也觉得这就好比一个怪圈,明明前方就有个出口,但身子怪圈里的人总觉得出口是假的,于是就在圈子里乱窜却也始终走不出圈子。

    台子上下又是一片欢呼声,盛棠的这番言辞一下子收拢了不少人心。

    肖也看着盛棠,啧啧称赞,“我这个小师妹真是好到没边儿了,看来只有优秀如我才能配得上鬼才丫头。”

    “滚。”江执扔了句。

    “几个意思啊?”肖也笑问,“师父是你自封的,棠棠给你奉茶了吗?真操心起她的人生了?”

    江执瞥了他一眼,没搭理他。

    肖也凑近他,跟他顶了一下肩头,示意他看台上,“看见司邵的眼神没?讲座和投票这件事儿他也算功不可没,你说fan神如果今天大获全胜,司邵会不会抱得美人归?江执,你胳膊肘不能往外拐,这么好的姑娘你得留给我。”

    “抱得美人归?”江执笑,不紧不慢补了句,“打折他另一条腿。”

    投票截止到晚九点,也就是说,晚九点一到投票通道就会关闭,哪位名家能拔得头筹一目了然。经过盛棠的一番“折腾”下,fan神遥遥领先,盛棠就跟有强迫症似的,所有名头的第一位都必须得是fan神,用她的话说就是,齐刷刷的好看。

    其次票数较高的就是盛子炎。

    有太多人喜欢盛子炎了,享誉国内外不说,颜值高又深情的,唯独一点不好,生下来个孽障,两条胳膊肘都往外拐。盛棠不但自己大义灭亲,还对莫婳说,您说我爸一把年龄了跟个年轻小伙争什么争啊?这以后的天下不都是我们这代的吗?

    盛子炎当时正熬好了一碗血燕端给莫婳吃,听了这话后差点气出个内伤来,挂了电话后,盛子炎痛心疾首的:这是魔怔了啊,怎么就知道那个叫fan的修复师跟她同辈?说不定比我岁数还大,到时候看那死丫头去哪哭?

    莫婳轻叹了一口气,将血燕交还他手,语重心长:要不,你也补补吧。

    ……

    不到晚九点,时轮酒吧就热闹上了。

    司邵请了不少同学过去,也包括盛棠,打着要在酒吧里为fan神庆祝的口号。这场面就跟世界杯开踢了似的,大街小巷的酒吧里全都是球迷,喝着啤酒狂欢。

    盛棠自然是要去的,为的就是见证fan神重回荣耀的那一刻。

    返程的机票在第二天,所以会后江执他们就开始收拾行李。盛棠更是积极,咣咣敲开江执的房门后,交了他一份修改方案,连同酒吧邀请函一并拍桌上,成功堵了江执的嘴。

    江执扶额,“棠小七你是人吗?一个晚上加一个白天都没阖眼不困吗?”

    这边拉着票那边还能把修复方案给改了,这是个什么体力?

    “这就是精神力量。”盛棠说着将房卡往将江执手里一塞,轻轻一笑,“师父支持支持我工作呗,司邵断着腿呢,在酒吧肯定忙不过来,我先去帮忙了,然后……我行李箱还没收拾好呢……”

    江执庆幸的是自己还没七老八十,要不然随时都有可能中风,见她转头要跑,一把箍住她手腕,皮笑肉不笑的,“他有什么好帮的?”

    盛棠折回头,将他的手指头一根根掰开,“不是帮他,是帮我的fan神。”

    ……

    等盛棠疯走后,肖也斜靠着一旁笑哼哼的,“我说什么来着,今晚姓司的肯定出幺蛾子。”

    江执默不作声,将衣服叠好装箱后转身出去了,肖也抻头一瞅,“去哪?”

    “给棠小七收拾行李箱!”

    “然后呢?”肖也冲着他的背影问。

    “去敲腿。”笔趣阁 www.X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