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他以时间为名 > 141 一辈子放心上
    司邵这个人在台上有种魔力,是所有时轮驻场歌手里最能牵动台下观众情绪的。他疯狂时,台下跟着疯狂,他安静,台下跟着忘乎所以,这也是不少音乐制作人想要签下他的理由。

    嗓音条件好,又自带偶像光环,换句话说就是天生吃这碗饭的人,只是这人也没打算好好吃这碗饭。

    他在台上唱了首快歌,是他自创的歌曲叫《有你由你》,这首歌但凡是时轮的老客人都听过,编曲作词都是司邵,据他自己说的,这曲子和词是在梦里想到的,那梦做着做着歌就出来了。司邵来时轮应聘的时候唱的就是这首歌,老板一听,绝了,这完全就是个成熟的音乐人有的能力啊。

    全场都嗨了,包括盛棠!

    本就是在投票结果出来后起来的歌,歌词是什么暂且不提,曲子节奏劲爆就坐实了庆祝的意味。

    盛棠从江执怀里挣脱出来,迫不及待加入狂欢队伍当中。江执本就担心这么多人盛棠再磕了碰了的,伸手去抓,不成想抓住的是其他姑娘的衣角。

    姑娘年轻妩媚,衣角被拉住时误以为有人要占便宜,转头刚要呵斥,就瞧见暗影闪烁间男人英俊的脸……瞬间就化了,顺势要往对方的怀里靠——

    江执紧跟着往后一倒,双手举高,不碰她丝毫,淡淡说了句,抱歉,看错人了。

    姑娘没能如愿,可在这种地方帅哥尤为抢手,娇笑问,“小哥哥,约吗?”

    江执眉心微蹙,有点嫌烦,“不约。”

    见他面色清冷,疏离又不好亲近的,不像是个能勾搭到手的人,一撇嘴,“长这么帅对女人没兴趣啊?那去同吧啊,在这儿凑什么热闹。”

    什么同吧不同吧的,江执懒得理会,抬眼去寻盛棠时,她已经跟条泥鳅似的穿越舞动的人群,站在台上。靠近台子的几乎都是z大的同学,所以欢呼声一阵高过一阵,衬得盛棠就跟众星捧月似的。

    盛棠在台上高喊fan神的名字,台下渐渐形成统一的声浪:fan神!fan神!fan神!

    司邵也不唱词了,只弹曲子权当给盛棠伴奏。他坐在那,怀抱吉他,侧脸看着盛棠,额前的头发微微遮住他的眼,灯光落在他的眼眸深处,有光,是来自盛棠的光。本是一张俊朗的脸,染了狂野就有了不羁的气质,明明是台上被人捧着的星光,却甘愿为个女孩子做陪衬。

    台下的人看得清楚,司邵的目光追随盛棠时有痴迷、有眷恋,翩翩公子一旦有了深情,就更能颠倒众生。他的目光藏不住,镜头落他脸上时,远在卡座里的人都能通过大屏幕看得清晰。

    司邵和盛棠承包了大屏幕,帅哥美女一旦同框,本就是赏心悦目的画面。台上的盛棠本就吸人眼球,别说光柱追随着她,就算身处暗处她都像个发光体似的,她在台上欢庆,举手投足青春洋溢,晃在光影里的皮肤白腻得很,似镀了层贝粉,尤其是那截细腰,扭动时似蛇般柔软。

    江执没坐回卡座里,双手插兜靠在那看着台上,众人都在狂欢,全场都在欢呼fan神的名字,唯独他冷静持重,他的目光穿过人群穿过闪烁的灯光,瞳仁里只倒影了一人。

    沈瑶也早早地追随盛棠去玩了,卡座就只剩下肖也和程溱。肖也对于投票结果不喜不悲的,反正众人崇拜的神就在他身边,只是世人不自知罢了。

    程溱叹出了一声惋惜,周遭音乐声大,她的嗓音也大——

    “都说啊,司邵的《有你由你》是写给盛棠的,拿到酒吧里来唱也不过就三次,第一次是来应聘,当时老板问他这首歌是写给谁的,他说,写给一个放在心上的姑娘;其余两次都是盛棠来酒吧过生日的时候他唱的,不少音乐制作人想签他,他不同意,于是就想签这首歌,他也不同意,乐队有哥们不理解他是什么心思,他跟乐队的人说,不想从别人嘴里唱出来这首歌。今天是他第四次唱这首歌,但是,哎……”

    肖也坐在她身后,闻言头往前一探,脸一侧,问她,“但是什么?”

    这种环境,男女一离近了就会生出暧昧,程溱觉得脸颊烫了一下,是他呼落的气息。她沉了沉气,也没躲,继续说,“真心不是棠棠在装疯卖傻,她是真彪真傻,平常别的事精得跟只猴儿似的,就独独感情这种事差人点拨。这首歌算是司邵付之东流了,棠棠压根就听不出来啊,看来司邵得出大招了,怎么着都得先弄到手,然后再慢慢调教吧。另外肖也,你别离得我这么近,你说你长得这么帅,我万一喜欢上你怎么办?”

    肖也最初没有撩的意思,就是想听清楚她要说什么,但实际上程溱的嗓音不小,估计都能钻进江执的耳朵里了。闻言程溱最后这句后,他反倒起了兴趣,反问她,“你才刚失恋,就有心思谈恋爱了?怎么着也得空窗个三四年表示表示吧?”

    程溱盯着台上,眼珠子不往旁转,“解决失恋的最好方式就是赶紧进入下一段恋情,再说了,空窗个三四个月那叫失恋,空窗个三四年那叫没人跟我谈恋爱,肖也你咒我呢?”

    肖也被逗笑,凑近她,痞坏的,“你那句话我听着不爽啊,喜欢上我怎么了?”

    程溱这才转过脸,盯着近在咫尺的俊脸,又瞄了一眼江执,视线落回他脸上,“关键是我没这爱好啊。”话毕重叹一声,摇摇头。

    她这人眼里可容不下沙子,当朋友行,她不挑,但做男朋友……还得买一送一啊?不是她容不下情敌,她倒是乐意,问题是这情敌未必能容得下她。

    肖也没理解她的话,但显然她也不打算解释了,把他往旁一推,弄得他一头雾水。

    台上一首曲子已经结束,盛棠开始趁机道谢,言辞恳切充满感激之意,又信誓旦旦说主办方一定会请来fan神做一堂讲座。多余的承诺她也没敢提,比方说拍照合影或求抱抱之类,万一被三百六十度打脸呢?

    台下的都是fan神的粉丝,别提多高兴了,想着这下总能一睹容颜了,一时间气氛高涨,高叫着盛棠最适合做fan神粉丝后援会的会长,到时候fan神本尊亲临z大的时候她要为粉丝们谋福利。

    所以说,这人说话吧得在冷静的时候,情绪一上来说出的话都带着吹牛b的色彩。

    盛棠开始飘了。

    刚才还怕被打脸的念头瞬间抛之脑后,签名没问题、合照没问题、拥抱……盛棠在台上嘻嘻笑说,“别太过分就行啊,总不能逼着fan神谈恋爱吧?”

    还不忘给自己谋个福利——

    “我要是见着fan神,我就让他在这里给我签名。”她指了指锁骨的位置,高叫,“做纹身,一辈子放心上!”

    台下欢叫,吹口哨。

    江执看着大屏幕上的盛棠,眸底笑意浅浅,却温暖深邃。

    盛棠又做一番感激,这次主要是感谢司邵,没司邵她就不知道讲座的事,没司邵投票就张罗不起来,没司邵就没今晚的“庆功宴”。

    司邵总是含笑看她,那眼神里的深情似海般能溺死人。

    有人眼尖,喊了一嗓子,“司邵,来一首!”

    台下不乏精明人,闻言跟着起哄,还有姑娘们尖叫:不行,司邵是我的!喊这些话的大多数是非z大的学生。

    一时间台下乱套了,有喊在一起的,有喊司邵小哥哥看我们……盛棠权当台下胡说八扯,笑着让他们别开玩笑。司邵开口说话了,好听的声线扬起时,台下就安静了。

    他说,“接下来的歌要送给一位对我来说很重要的姑娘。”他抬眼看向盛棠,嗓音低柔,“棠棠,希望你能喜欢。”

    很明显的暗示,怕是歌曲一毕,就到了明着表白的时刻。

    台下又嗨了。

    直到歌曲唱起来的时候盛棠还是懵的,她站在那看着司邵,一时间没什么反应。

    是一首老歌,经他重新编曲,原本快节奏的曲子就成了抒情版,再配上司邵磁性的嗓音,从麦克风传出的那一刻就醉了人心——

    你小心一吻便颠倒众生

    一吻便救一个人

    给你拯救的体温

    总会再捐给某人

    一吻便偷一个心

    一吻便杀一个人

    一串敏感一串金

    一秒崎岖的旅行

    ……

    全场沸腾。

    盛棠觉得,嗯,可真好听啊。

    卡座里的肖也啧啧两声,“呵,这太明显了啊,一会儿能不能单膝跪地求爱?”

    “这还用说?多浪漫啊。”程溱起身抻了个懒腰,走到江执身边,下巴抬了抬朝台上示意,“司邵这次十稳了,你是棠棠的师父,掌掌眼,这俩郎才女貌吧?”

    “就他?”江执轻声嗤笑,眼里有明显的不屑。

    程溱离得近,听得清他的语气,也看得清他的神情,刚纳闷他怎么有此反应,就见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手机屏一晃,像是什么人来了信息。

    与此同时,台上的盛棠觉得兜里一震,也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是胡教授。笔趣阁 www.X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