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他以时间为名 > 149 贴身小冰块
    上午,六喜丸子团队一如既往地进了0号窟,祁余甚至还带上了蓝霹雳,他跟江执说,千万别小瞧蓝霹雳,它是只有灵性的龟,它在窟里一点都不捣乱不说,还能认认真真地看着他修壁画,弄得就跟一忠实观众似的。

    江执对此并不惊讶,轻描淡写说,它是喜欢看着别人画画。

    祁余闻言好奇问,原来蓝霹雳以前经常看你工作呀怪不得它这么有灵性有悟性呢,主人就这么牛,它耳濡目染

    江执瞥了一眼蓝霹雳,打断了祁余的话,“它以前的主人不是我。”

    这话被紧跟在他身后的盛棠听得真亮,心想着,原来是只被接手的龟啊,那它之前的主人是谁呢应该是跟江执的感情挺好吧,要不然他那么嫌麻烦的人还养只宠物。

    盛棠在心里嘀咕:莫不是那位程老师

    走了京城一遭,0号窟中沈瑶负责的那部分多少得以解决,最起码弄明白了夜宴图和幻戏图中潜在的联系,在这几次开会中,沈瑶也对修复方案一再做出调整,江执在看过修复方案后再进行集体讨论,一致认为沈瑶最新一版的方案最接近壁画旧貌。

    壁画上的胡旋女,从服饰、发饰到神情,再到舞动时的手势和腿脚的朝向,等等这些都需要细抠,沈瑶也是做了相当细致的工作,再结合下方的骷髅,中间缺失部分就在方案里有了正确的具象。

    当然,作为敦煌目前最为重视和关注的0号窟,除了可供参考可直接修复的部分不用上报,像是沈瑶接手的这种完全缺失的部分,已经超出了修复的概念,更多的是最大可能根据自己的学识进行完整重现,如这类工作,一旦方案在内部确定就要上报,要经过进一步审核才能动手。

    毕竟是国宝,每一次上手都要谨慎加谨慎。

    沈瑶现在的方案就差最后一哆嗦,就是胡旋女在跳香旋舞时的手姿,这是盛棠应允下来的事,沈瑶其实一直在等着,之前因为江执掉马的事给耽误了,她也尚在惊喜之中没好意思催盛棠,毕竟之前盛棠为了香旋舞的事没少帮她打听和翻资料,每次都弄到挺晚她再回房忙塑像的方案。

    现在回了敦煌

    沈瑶昨天就想找盛棠,但觉得她目前的状态实在是,一言难尽呐。

    石窟外是高温,大太阳晒得戈壁滩上都能起火浪,窟内虽说比外面的温度低一些,但毕竟是还没修复完的石窟,还没像敦煌其他石窟里有严格的温度控制设备,所以在里面工作也是遭罪。壁画病害复杂,尤其是起甲严重,更不能使用吹风纳闷方式,否则壁画甲片漫天飞,那他们宁可被热死。

    祁余修复那处通景画的时候可谓顺风顺水,有具象的画法参考,对他来说就易如反掌。祁余工作起来就会忘我,汗流浃背也没什么感觉。

    相比祁余,肖也还是知冷热的。

    他在祁余的斜后方,在用小型仪器逐一对比壁画上颜料跟他之前在三危山下采的颜料稳定性差别,他所负责的区域壁画复杂,牵扯面积较大,所以一直以来他是在跟江执打配合。

    有一部分已经简单清理出来,能看出大体轮廓,最显眼的当属天宫栏墙和24身天宫伎乐和18身飞天,四披画佛传,由于铅丹长期氧化,所以画像面部变色,呈黑青,乍一看就是一张张小黑脸,整体来说破损严重,偶有线条清晰的可见汉式襦裙的进化。之前肖也成功剥离了覆盖壁画,是一身伎乐飞天,以土红线造型,中原的晕染法,多处留白,所以判定至少肖也清理出来的这一块区域的壁画所属北周。

    他边测量边用一支干净的毫毛画笔沾碗中冷水,然后往脸上涂,瞬间就凉快了许多。有些颜料需要遇冷水性质才能稳定,因此也方便了肖也纳凉。

    江执浑身也是汗津津的,但还没轮到沈瑶抵上纸巾,盛棠就牛b闪闪地登场了。她今天专门带了只便携式保温冰桶,毛巾沁在冰块里,吸收了足够的冰气,江执这边额头一冒汗,她抽出毛巾,将两头一折往中间一卷,大叫着“让我来”,甭管在石窟的哪个角落,她都能第一时间冲到江执身边,往他额头上轻轻一擦。

    毛巾始终冰爽,往身上这么一贴着实舒坦。窟里一响起盛棠的呼啸声,江执总能联想到一句话来:吾家有女,堪称贴身小棉袄。

    盛棠是贴身小冰块。

    肖也看着直酸牙,“小师妹,我的冰镇毛巾呢”

    盛棠抬头看他,“你吧,就该听长辈的话,该相亲相亲,也不至于这把年龄了还没人要,天热的时候更找不着人递点凉快的。”

    这话落下,盛棠敏感发现整个石窟里,除了沈瑶,所有男人都齐刷刷瞅着她

    呃。

    好像得罪人了。

    江执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又朝着她刚拎出来的瓶装奶茶抬抬下巴,“是给我的吗”

    准备挺齐全啊。

    “是是是。”盛棠忙从尴尬里找了个台阶下,递奶茶上前,冰镇的,爽口。思来想去的还是赔笑解释了句,“那个,我刚才可没说fan神您啊,您哪用得着相亲呢,只要您想,姑娘们就跟花蝴蝶似的成堆往您身上扑。”

    肖也抗议,“嘿嘿嘿,说什么呢我就活该单身是吧”

    盛棠一个抬眼,狠狠剜他一下,注意力继续放江执身上,没搭理肖也。

    江执接过奶茶瓶,瞅着她,目光深邃,“嗯,我不用相亲。”

    奈何盛棠眼瞎,一心就盯在江执手上,见他刚要拧盖子,她马上道,“放着我来”话毕,瓶一夺

    于是乎,江执眼睁睁看着她面部神情由从容变得狰狞,最后一个情急要用牙咬,看得江执哭笑不得的,伸手从她手里拿过瓶子,手一拧,瓶盖开了。

    盛棠拧瓶盖的手指头被蹭得火辣辣的,一时间挺沮丧。

    “新口味啊。”江执这才看了一眼瓶身,将盖子拧开后放好,瓶子朝她一递,“尝尝。”

    “这是给你的。”盛棠赶忙说。

    江执想了想,笑说,“万一不好喝呢。”

    这要是搁盛棠以前,肯定嗤鼻一笑,怎么着还要她试个毒啊能给你买就不错了,哦不,她连买都不会给他买,热她完全有精力把中暑的他往医院里送啊。

    但现在

    盛棠连连点头,也对也对,fan神身娇肉贵的,那是半点委屈都不能让人家吃的,在修复壁画这么苦的日子里,奶茶是他能够尝到甜的唯一动力,她怎么能不认真对待呢

    二话没说接过来,仰头就喝。

    江执抿唇浅笑着看她。

    喝了几口,凉爽像是能从毛孔钻进血液里了,舒服得很。她说,“挺好喝的呢。”

    依照他平时全糖的水准,这款新出的奶茶甜度够了。

    江执一抬下巴,“你再多喝点。”

    还担心呀

    也对,人家是fan神嘛。

    又喝了几口。

    江执似乎还没满意,叫她继续喝,等喝到大半瓶的时候盛棠连连摆手,不行不行了,再喝她就该喷出来了,太撑得慌。江执微笑着问她,“凉快了吗”

    盛棠点头,凉是凉快了,但这瓶奶茶也被她喝得差不多了。

    正想着,手里的奶茶瓶就被江执抽走。

    “哎,我再拿瓶新的吧。”

    盛棠的话没说完,江执已经喝了,唇就对着瓶口她头一忽悠,不是她刚喝过的吗他都不嫌弃吗

    江执几口喝完,将空瓶放好,见她还傻愣愣地瞅着自己,抬手一撸她脑袋,“行了干活吧,另外,我没那么娇气,毛巾留着自己用,别中暑了。”笔趣阁 www.X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