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他以时间为名 > 194 所以我来了
    午后三点半,是跟肖母约定好的见面时间。

    订在咖啡厅,处于整个敦煌最热闹的地段。肖也进咖啡厅的时候肖母早就到了,坐在靠窗的位置,桌上放了杯花茶,但没动,她在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若有所思。

    室内开着空调,可许是还嫌热,肖母手持一把小扇在扇风,动作优雅,不疾不徐。

    肖也见过那把扇子。

    是一把折叠双面绣扇,做工十分讲究,上好小叶紫檀做扇骨,那扇面采用6a级蚕丝所制,绣画是清明上河图,出自苏绣老绣庄师傅之手。曾经肖也对比过,那扇画与原图中的景致一模一样,就连人物形态都是一丝不差,尽数浓缩在一幅折扇中,而且还是双面绣。

    更别提那绣线,用的可都是金银线,也有棉线部分,却也能光泽剔透,听说是用极其珍贵的植物染色方才能得一头线。

    而提到这把扇子的来历,就略显儿戏了。

    是某次他的母上大人陪同他的父亲大人参加个古董拍卖会,当时他父亲大人就问他母上看好什么了,他母上轻飘飘说了句,天太闷,就拍把扇子吧。

    于是这把扇子就拍回来了。

    拿到家之后这扇子也没被供起来,他母上真真儿地就把它当把扇子使。等肖也参加工作后,一来二去接触到不少藏品时,就问他母上,这扇子珍贵,价值连城,您怎么舍得拿出来用它啊

    当时肖母挺不解地反问了他一句:首先它是一把扇子吧

    肖也噎了一下。

    肖母说,扇子的功能主要就是纳凉,其次才是观赏,我拿着它,既能纳凉又能观赏,这不就是把它的价值体现得淋淋尽致吗

    这么说,其实也对。

    但肖也进咖啡厅的时候,瞧见这一幕就改了之前的认同。

    这扇子十有首要的功能是观赏,其次才是纳凉。要照着敦煌这温度,对于他的母上大人来说,她手里扇子的本来价值可未必能体现得透彻。

    果然,等肖也坐下后,肖母面露埋怨,“敦煌也太热了,室内开着空调,还不能让人凉快。”

    “您吧,心不静,所以畏热。”

    肖母喜凉爽,所以平日里也不喜欢往炎热的城市走。就拿他们肖家的房子来说,里面的温度都比正常人家低上个五六度。肖也问过肖父,“爸,您就不管管我妈您不冷吗”

    肖父回答得心平气和,“你妈喜欢就行,太热的话她会上火生病,再说了,我都习惯了。”然后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皱眉,“你冷正是火力壮的年龄还能怕冷身子太虚了,回头找中医开个方子补补身体,要不然以后怎么娶媳妇儿。”

    还被嫌疑了。

    肖母被亲生儿子奚落倒也没恼,晃动着手里的扇子说,“就要见我未来儿媳妇了,心当然静不下来。诶,肖也,你这穿的什么”

    穿什么了

    t恤衫牛仔裤的,这不挺正常的穿着吗

    肖母一脸嫌弃,“穿得太随便了。”

    肖也翻了个白眼,他是忘了,他的母上大人除了怕热外,还有受不了对方穿得太休闲的毛病,就像是有公主病似的,但这公主病说白了不还是他爸给惯出来的

    “妈,我天天往窟里钻,您总不能让我跟我爸似的每天衬衫西装吧是,跟您比吧,我穿得是随意点,但跟我们团队那些人比,我穿得都算是讲究的了。”

    自打肖也懂事起,他就从没见过母上大人邋遢过,哪怕是清早起来,头发都不会像是别人那样乱蓬蓬的,他的母上好像这辈子都在诠释着一个词:优雅。

    就连他爸也说,你妈这人骨子里有很浓烈的小资情调,作为家人,我们要尊重她的个人喜好。

    所以,肖也这身的穿着跟肖母确实没法比。

    肖母今儿一身高订款,珠白色的裙装衬得她肤色极佳,因为怕热,所以尽量住在紫外线较少的区域,长年累月的每次出门不是打伞就是涂抹防晒,所以皮肤老化得比同龄人慢,再加上平时极其注重保养,她看上去要说只比肖也大一点点都有人相信。

    肖母本身就漂亮,去到哪还时不时得有人上前搭讪,肖也进咖啡厅的时候就瞧见不少男人的目光往他母上大人身上瞄,心想着,爸,你就作你就惯着吧,真不怕哪天你媳妇儿被别的男人抢跑了

    “所以说这工作有什么好天热不说,天天造得就跟泥人似的,你看你头发都长得快能扎起来了,真是太不修边幅了。”肖母不悦,“再说了,今天的情况能一样吗你平时大咧惯了,今天是要领女朋友来的,哎,你女朋友呢”

    肖也示意了一下时间,“咱约的三点半,还有十分钟呢,她临时有工作要处理,放心,会准时到,我来时的路上还跟她联系给她发定位来着。”

    肖母叹气摇头,“肖也啊肖也,说你是凭实力单身一点都不冤枉你,你就不能等她一起来”

    “我不是怕您着急嘛。”

    肖母拿眼瞥他,“你要明白一件事,我来不是看你的,所以你早到和晚到对我来说并不那么重要。”

    肖也吧嗒了两下嘴,硬是没找出个合适的理由来抗争。

    “上次潇潇回家哭着说你有喜欢的人了,之所以同意跟她相亲,只不过是你跟对方闹别扭。你喜欢的人,就是今天要我见的吗”

    肖也点头,“对。”

    一听这话,肖母整个人都活跃了,刚刚还冷傲的眼神,现在变得就跟钻石般闪闪亮。

    “对方姑娘是做什么的家境怎么样对方父母是从事什么行业的”

    肖也四两拨千斤,“妈,您不是说,只要我能正儿八经谈恋爱,你就不过问对方情况吗尤其是门当户对一说。”

    “我知道,我就是随口问问。”肖母想了想,又问,“那长得好看赖看,我总能问吧”

    “肯定好看啊。”肖也说,“您儿子什么眼光啊看上的人肯定是万里挑一的。”

    肖也是什么眼光,肖母不得而知,也没有参考对象,但万里挑一,她倒是挺期待的。

    三点半。

    分毫不差的时候,咖啡厅的门被推开了,走进一人来。

    肖也背对着门口看不见,肖母最开始也没往心里去,就隔着落地窗盯着外面能够称得上是万里挑一的姑娘呢。结果,那人冲着这边就过来了,将旁边的椅子一拉,挨着肖也坐了下来。

    十分谦逊礼节地打了个招呼,“阿姨您好。”

    耳畔扬起的是男人声音,着实吓了肖也一跳,一抬眼,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坐在对面的肖母也着实惊愕,少许后说,“你是”

    “阿姨,我是肖也的上司兼好友、搭档再偶尔客串室友,我叫江执。”江执说着,胳膊一抬搭在肖也肩膀上。

    肖也觉得头皮一阵紧过一阵。

    肖母也不愧是陪着肖父在大风大浪里走过来的女人,虽说震惊,但仍旧保持着优雅神姿,她礼节回应,“你好江先生,是工作上有什么事找我家小也吗真是不好意思啊,今天是我要他请假的,因为我得见见我未来的儿媳妇儿。”

    江执微笑,“是的阿姨,所以我来了。”笔趣阁 www.X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