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他以时间为名 > 199 一日为师终身为夫
    惊喜吧。

    盛棠目光闪闪亮,就跟缀了钻石似的,冲着江执笑得别提有多良善甜美了,还不忘送上清水一杯。

    江执喝了杯中水不说,抱起凉水壶又喝了大半壶,这才压了呛噎,许久后缓了气息,送上一句,“何止是惊喜,简直是惊吓。”

    盛棠闻言这话,眉心一竖的,从他身上下来,离了半米远,问他,“你是不想见还是不敢见啊?”

    “见是肯定想见……”

    这当然是江执的最真实想法,事实上他也知道这一天必然会到来,打从在北京那天,他牵着盛棠的手一路穿过人群时,那一只只摄像头对准他们的时候。

    在决定对盛棠表白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面见他父母、甚至被他父母挑剔的心理准备。照理说,今天听见这个消息后他该高兴才是。

    就好比悬在头顶上的那把断头刀终于落下来了。

    他所期盼的就是手起刀落习,干脆直接。

    所以,他肯定是想见的,迫不及待。

    然而……

    不敢见也是真的。

    说不紧张是假的。

    万一她父母反对怎么办?

    万一她父母不喜欢他的职业怎么办?

    万一她父母觉得他大出她太多怎么办?

    ……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江执此时此刻就觉得呼吸开始急促,还没见呢,就已经腿脚泛软了。

    盛棠听出他话说一半留一半,盘腿一坐,盯着他就跟发现了新大陆似的,轻叫,“师父啊,你是害怕了吗?不会吧,你是谁啊,fan神啊,这点小事还能让你紧张了?”

    江执被说得喉咙发干,胸腔发涨,这涨乎乎的感觉一直窜到脸上。他清清嗓子,“害怕?呵呵。”

    又怕没表达清楚,补充得义正言辞——

    “正常见家长流程,我怕什么?我是正大光明把你追到手的,没偷没抢没坑没骗的,心安理得。”

    盛棠了悟。

    头一歪,“但是师父,你的手怎么抖了?”

    呃……

    江执放下凉水壶,一手按住另一手,又呵呵了两声,“累的,你也知道平时一拿画笔那就是要绝对集中精神,后遗症。”

    “那可不行,修复师的手多重要啊,就跟钢琴家的手一样珍贵。”盛棠奇思妙想,“要不我去中药铺子给你抓点药补补吧,强身健体。”

    “我谢你。”江执看出她眼里的纯心故意,“我强壮得很。”

    盛棠目光落在他胸口上,口水快出来了,嘻嘻,“嗯,老强壮了……”

    “棠小七,收回你的歹念。”江执抬手一挥,令她火速回神,“有正事提醒你。”

    盛棠一翻白眼,一直在说正事行吗。

    “正经点棠小七。”

    盛棠哦了一声,她怎么就不正经了。

    再看江执,俨然大战在即的状态,跟她强调,“小七你记住啊,在你爸妈面前千万千万别喊我师父,听见没。”

    “你不就是我师父吗?”盛棠挑眉,“而且我爸妈也知道你是我师父。”

    “辈分乱了。”江执耐着性子跟她掰扯,“你喊我师父,我怎么喊你爸妈?”

    盛棠不以为然,“同是武林中人,无所谓吧。”

    “棠小七,我没在跟你开玩笑。”江执一皱眉。

    事儿事儿的……

    “不想我喊你师父,当初你别收我为徒啊。”

    江执甩出给力理由,“磕头奉茶了吗?”

    盛棠话一堵……

    “所以当时就是逗你玩的,你还当真了。”江执看着她说,“我对你有企图,所以不能真把你当成徒弟。”

    盛棠哼哼笑,“训我和折腾我的时候还真瞧出你的师父架子呢。”

    “打是亲骂是爱,没听过这句话?”

    盛棠懒得跟他在这个问题上拉扯,依旧盘着腿,胳膊于腿间,手撑着地板,身体微微前倾,“你是怕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啊?”

    死丫头。

    江执手长脚长,胳膊一伸就抓她上前。

    她落他怀中,笑成一团,娇小惑人的。江执情忍不住,低头边啃吻她的脸颊边喃语,“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多没劲,一日为师终身为夫不好吗?”

    盛棠在他怀里一怔。

    为夫……

    他这是要“改邪归正”?

    正想着,就觉江执身体一僵,狐疑抬眼,却见他脸色都变了。

    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棠小八来了。

    踩着厚厚的小肉垫,走路一点声儿都没有。

    盛棠心里感叹,江执对猫的敏感度简直异于常人,哪怕是在情绪挺高涨的时候。

    “小七,商量件事儿……”

    “不行,这房子又不是你自己住,人小八是来找蓝霹雳的。”

    棠小八十分争气地应了个景,奶声奶气地喵了一声,听着可真叫人心尖都颤。

    ……江执是真颤了。

    比刚才还要明显。

    盛棠终于明白,对于江执来说,棠小八比她爸妈还可怕。

    许是有了主人威望的加持,棠小八有恃无恐地走了进来,大摇大摆的,每一步都像是踩在江执心上似的,生疼。

    它又是一声叫。

    蓝霹雳慢吞吞爬出来了。

    果然相同次元的物种是可以沟通交流的。

    棠小八一如既往地跳在蓝霹雳的龟壳上,十分傲然,被蓝霹雳又沉稳地带回了它的“住所。”

    江执是眼睁睁看着这俩玩意进入“洞房”的,停滞的大脑好不容易又开始运转,她问江执,“你说,蓝霹雳和小七它们俩能发生关系吗?”

    能问出这个问题也是没谁了。

    江执很艰难地吐出句话,“棠小七你是傻吗?”

    “爱情是不分物种不分时间的。”盛棠哼笑,“这世上的奇思妙想太多了,像是还有人爱上大石头的例子呢。”

    江执觉得……纯粹扯淡。

    盛棠也就真放心留小八在这,从江执怀里爬起来,利落地收走珐琅锅,再不忘来上句,“正事儿办完,大功告成。”

    江执抬头瞅她,“还有件正事儿你要不要跟我做一下?我突然觉得挺重要的。”

    盛棠微微一笑,“这人吧,一旦遇上紧急情况的话,原本是两人才能做的事,一人也就完成了,被逼无奈嘛。”

    这话说得挺镜花水月的。

    再想问清楚,盛棠已然全身而退,临关门前又探了半张脸进来,叮嘱一句,“千万别心里不平衡啊,小八和蓝霹雳是自由恋爱,你可千万别横插一脚。”

    江执没明白她的意思。

    直到后半夜……

    他蓦地从床上坐起,脸红脖子粗的……

    这一刻,他想掐死盛棠!笔趣阁 www.X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