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他以时间为名 > 205 我不相信你
    再见莫婳,氛围就有了微妙的变化。

    就像莫婳在电话里说的,她只见他,所以今天这场会面不但没有盛棠,就连盛子炎也没来。

    同样的餐厅,同样的位置,同样的时间。江执在瞧见这架势后,心里多少明白了,莫婳这次见他,应该不仅仅是对他不满意,许是还有别的事,否则为什么盛子炎没来?

    不知情的几率很小,毕竟莫婳和盛子炎的感情很好,有些事藏着掖着的也没必要,那么就只有一种解释:盛子炎选择了回避。

    从进门到落座,数米的距离,江执的大脑飞速运转。

    直到莫婳将点好的奶茶推到他面前,他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但这可能着实太笼统,也太大胆,就生生被他压下去了。

    “你其实是喜欢喝奶茶的吧。”莫婳笑说,“喝吧,第二次见面了,也不用太拘束。”

    江执看着面前这杯奶茶,面色一时间尴尬。见莫婳一直在看着他,只好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放下杯子后跟莫婳道了谢。

    莫婳问他奶茶的口感如何。

    江执不清楚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如实回答,“不及小七的手艺。”

    莫婳没有吃惊神色,轻声说,“我家棠棠啊平时不好吃,但好做,可能是随了她爸,厨艺这块是一点就通。棠棠平时在家不做饭的,看来,她是真喜欢你。”

    “阿姨,我爱小七。”江执开门见山,“所以,请您和叔叔相信我,把小七交给我。”

    莫婳拿筷子的手微微一滞,抬眼看江执,良久后说,“昨天见面的时候,我能看得出来你很紧张棠棠。”

    说到这儿,她轻轻一笑,打量了他的穿着,突然转了话题——

    “说实在的,今天你的这身才更适合你。”

    江执不知道该说谢谢还是要莫婳见谅。

    回家换衣服的时候,他对着衣柜里的衬衫看了许久,最后选了最简单的白t恤牛仔裤。他想的是,昨天见面拼着命得想给盛子炎和莫婳留好印象,但今天莫婳单独约他见面,那要说的事可不是穿什么衣服就能解决的了。

    末了,江执说了声谢谢,道,“我平时很少穿衬衫。”

    “了解。”莫婳轻声说,“以你的脾气秉性,要你跟其他专家似的天天抛头露面做讲座也不大可能,所以在穿着上随心些挺好。”

    江执垂下眼眸,想了想,忽而笑了。

    这般反应倒是让莫婳好奇了,便问他笑什么。江执抬眼,将眼前的酥糕推到莫婳面前,依旧含笑,却是答非所问,“阿姨您喜欢这道点心吧,昨天吃了不少。”

    莫婳微微点头,语气多少称赞,“有心了。”

    江执沉声说,“您是小七的妈妈,了解您的喜好是应该的,但我今天才知道,原来您对我的情况早就有了解。”

    这也是他刚才笑的原因。

    “是啊,我是棠棠的妈妈,所以棠棠喜欢上了什么人,我自然要查清楚的。”莫婳没遮着藏着自己的心思,“你是大名鼎鼎的fan神,从专业技能上来说,我女儿喜欢上你,算是高攀了,她是有能力不假,但经验不多,充其量就是个鲁莽的丫头,所以,有你这样的人在她身边,她的确能进步很快。”

    话说到这份儿上,江执反倒能沉着冷静下来了,他没开口,默默等待着莫婳口中的转折。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棠棠对你是爱还是崇拜?”

    江执稳稳应对,“最长久的爱情关系里,崇拜是必要的条件。”

    “我不否认。”莫婳轻轻一点头,“但你fan神的身份,崇拜你的可不止是棠棠一人。”

    原来是因为这件事。

    江执拎了半天的心,终于放下了。

    “阿姨,我平时工作忙,并没注意到谁崇拜我、仰慕我,小七是我唯一动心的姑娘,请您放心。”

    “我听胡教授说了,你是典型的工作狂,曾经创下过大半年没踏出教堂一步的记录,只为了修复壁画一角。”

    江执诚实回答,“是,但那个时候我还没认识小七。”

    莫婳闻言一笑,“江执你很聪明,知道我担忧什么顾虑什么,所以尽可能的把我的话全都堵住。但是说实话,我不相信你。”

    江执隐隐蹙眉。

    “一个工作狂不论遇上谁,都改变不了他是工作狂的特质。”莫婳将筷子放下,抬眼看着他,“就像薛顾先,遇上江蓁蓁之后也为之疯狂过,结果呢?”

    江执搭在餐桌上的手微颤一下,细微不可见,可莫婳这话着实是撞进他心里。

    就像他之前刚进餐厅时一闪而过的念头,当时他觉得世间事没那么巧合,然而此时此刻,巧合就发生了。

    莫婳仔细端详着江执,轻声说,“你知道吗,昨天我第一眼见着你的时候还以为是见着了薛顾先,江执,你跟你父亲长得是太像了。”

    江执收回桌上的手,头一时间昏昏涨涨。

    “你母亲她还好吗,身体怎么样?”莫婳又问。

    “您……认识我爸妈?”江执喉咙干涩。

    莫婳苦笑,“何止是认识?当年,你母亲跟我的关系最好,我们曾在一个文工团待过,我跳舞,她拉得一手好琴,我特别喜欢听她拉小提琴。”

    江执呼吸渐渐急促。

    跟他母亲关系好,还在一个文工团待过……跳舞的。

    他蓦地抬眼盯着莫婳,“您是……莫雪桦?”

    莫婳点头,“我已经好久没听见有人叫我这个名字了,就像是薛顾先,怕是现在研究院的孩子们都只知道薛梵教授吧。”

    莫雪桦这个名字并没在外面流传过,或者说,莫雪桦在进入文工团后就改名为莫婳,所以,现如今一提到舞蹈大家,世人只知道莫婳,并不知她原来的名字是什么。

    就跟他父亲薛顾先一样,进石窟跟着了魔一样,连名字都改了,胡教授的那句话说得没错:年轻一辈的修复师,只知薛梵不知顾先……

    莫婳轻叹一声,拿过包,从里面掏出个项链,带有方形缂丝吊坠扣。她将坠扣拿在手,拇指和食指轻轻一揿,吊坠打开。将其推到江执面前,问他,“你看到的是这张照片吧?”笔趣阁 www.X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