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他以时间为名 > 散212 散伙
    六喜丸子头一回这么闲。

    一到饭点,几位都来了夜市,老地方一坐,点了几样下酒菜。

    几位隔三差五也会来夜市解解馋,但那都是收敛着吃的,因为第二天还有工作任务,谁都不想耽误正事。

    但今天不同,不管喝到多晚、吃到多晚都行。0号窟封了,接下来等着他们的就是其他石窟修复工作的安排。

    搁寻常行业,如果说第二天没事儿做那是挺嗨的事儿,不喝个痛快不罢休,但六喜丸子几人情绪都不高,气氛压得很。

    菜上齐了后,谁也没心思动筷子。

    但酒都满上了。

    包括滴酒不沾的沈瑶,也自顾自地满了酒杯。

    江执每次出来吃饭几乎都是滴酒不沾,除非极特殊的情况下,一般都是他们喝了多少酒,他就能喝上双倍奶茶。

    他不喜欢喝酒,关于这点,整个六喜丸子团队的人都清楚。

    但今晚肖也给他倒了酒,他没拒绝。

    盛棠面前摆了瓶冰红茶,想了想,顺了只杯子过来,想要倒酒,江执横过来手夺了酒瓶,低声跟她说,你就别喝了。

    她抬眼,瞧得见他眼里的沉重,轻声说了句,“就喝一点点呗。”

    祁余坐在盛棠对面,瞧见这幕说,“让棠棠喝吧,又不是没成年,再说了,今天晚上聚过之后,下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

    挨着他坐的罗占碰了他一下。

    祁余嘟囔了句,“我又没说错,还以为这次0号窟能成为我的封山之作呢……”

    “什么封山之作?”沈瑶耳朵尖,问了嘴。

    祁余摆摆手,情绪也是不高,“我的意思是,得意之作。”

    罗占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江执顶着盛棠楚楚可怜的眼神给她倒了酒,不多,就半杯。盛棠双手抱着酒杯,跟抱着个金砖头似的仔细。

    肖也先是提了一杯酒,一口闷了。

    然后又给诸位满上。

    自己抿了半杯,看向诸位,“大家都怎么想的?”

    沈瑶今晚也是豁出去了,跟肖也一样,又补了半杯酒进肚,放下酒杯说,“听胡教授的意思,会给咱们安排其他的窟。”

    祁余抬头问,“那咱们六喜丸子团队就得散伙了吧?”

    沈瑶没回答,她看向江执。

    肖也也扭头盯着江执。

    寻常时候的聚餐,江执都是话少的那个,就喜欢喝着奶茶看着他们几个打打闹闹的,今天他异常沉默。

    许久后他才抬头,说,“对,散伙。”

    盛棠低垂着头没说话,心里一阵阵难过。讲真,她是挺喜欢六喜丸子团队的,以往她在敦煌都是独自一人临摹,窟里也有其他的修复师父,大家有时候说说笑笑也会挺开心,却不像六喜丸子这样,跟她是一个整体。

    她觉得有了六喜丸子之后,她才找到了归属感。

    沈瑶咬咬唇,一脸的不舍,“那……咱们团队就不能整体去接其他石窟吗?”

    “对啊!”祁余眼睛亮了,“明天咱们就跟胡教授提去呗,反正都是人来做,那原团队的人马配合肯定得心应手啊。”

    沈瑶连连点头。

    盛棠也觉得这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江执却说,“除非是另开新窟,否则都是先紧着现有正在修复的石窟,所以安排你们过去就会见缝插针。”

    说白了就是院里会根据现有石窟里修复师的人数情况进行分配,想要团队囫囵个的过去不可能。

    桌上几人都不说话了。

    唯有肖也,盯着他的脸,揪住刚刚那句话里的关键——

    “什么叫你们?那你呢?”

    全员又都看着江执。

    江执一手搭在酒杯上,轻轻转动,话说得开门见山,“我只负责0号窟,现在窟关了,我的任务也结束了。我会去趟东北,墓葬壁画那边还欠着债呢。”

    “墓葬壁画你是去修复指导,不用待上很久。”肖也对这类工作性质很了解,“我问的是,你之后呢?”

    沈瑶酒量浅,喝上个两三口酒脸就开始红了,她问,“你是要回去吗?”

    回去这个词用的既现实又准确。

    盛棠听着,拿筷子的手一僵。

    这段时间的朝夕相处,她都快忘了江执只是胡教授请来支援0号窟的事实,总是恍惚着其实他是跟他们一样,留在敦煌,就这么一天天地过着日子。

    沈瑶的一句回去,才叫她想到,江执的根是在国外,不在敦煌。

    江执沉默。

    盛棠心里一阵紧过一阵,小声问他,“你……一定要回去吗?”

    她挨着他坐,今晚餐厅里的人又不多,所以盛棠再小的声音,桌上的人都听得到。大家都看着江执,等着他的回答。

    江执扭头看着盛棠,眼睛里沉浮的情绪比较复杂,他说,“给我点时间。”

    盛棠不知道给他点时间他要做什么,但就是觉得他应该很需要时间,便点头说,好。

    江执一阵窝心。

    肖也又是一杯酒进肚,压了情绪,开口,“我的意思是,咱再争取争取。江执,你是院里请来的,你的专业意见对于院里的决定很重要,我觉得咱们有足够能力可以——”

    “关了也好。”江执淡淡打断肖也的话,“毕竟曾经出过事。”

    “这特么跟咱们有什么关系?”肖也提高了声调,将酒杯重重往桌上一放,“咱们接窟是要解决问题的,不是特么的来听传说故事的!”

    沈瑶也有点激动,“是啊,0号窟之前是出过事,但不意味着咱们接手了也一定会出事吧?”

    江执的情绪一直很冷静,开口道,“你们就在敦煌这,同样是石窟,没了0号窟可以再接手别的,没必要揪着0号窟不放,谁能一辈子只负责一个窟?”

    “我纠结的是窟吗?我是可惜了咱们这个团队!”肖也道。

    “团队能成立就能解散,修复师本来就是个体独立,壁画修复也不是一项打配合才能完成的工作。”江执理智。

    肖也盯着他冷笑,“江执,你说这话可真他妈的冷血啊!”

    “我只是在说事实。”江执的情绪没因肖也的话受影响,“事实就是,我们这个团队只服务于0号窟,现在窟关了,解散也正常。”

    肖也抿着嘴,下巴绷得挺紧,“换句话说,你是丁点感情都没投进来是吧?江执,你还真是时刻没忘自己是外聘的啊!”

    江执皱眉,拿了筷子,夹了块驴肉给肖也,“吃点东西吧,少喝点。”

    “都散伙了,还吃什么吃?”

    桌上的气氛越来越不对劲,罗占见状赶忙打圆场,招呼着大家吃饭:天塌下来也得先把肚子填饱。

    盛棠虽说心里难过,但也配合着罗占缓和桌上的氛围。

    但不管是肖也还是江执,这两人的话已经给桌上气氛造成嫌隙,不管是谁,想要挽回轻松的用餐环境都成了奢望。

    祁余闷着头,不悦地甩了句,“0号窟这事儿都怪薛梵!没那本事修的话当初别接啊!”

    “祁余!”盛棠蓦地喝了他一嗓子。笔趣阁 www.X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