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养夫 > 第第165章 于
    说什么偷偷摸摸的恋爱,只是裴天舒的一家之言,也是戏言一句。m.乐文移动网实际的情况,和从前比起来,不过是代王和裴金玉互相有好感而已。

    特别是代王,没事总想来宫中刷刷存在感,还总想在裴金玉的面前多露一露脸。

    可是,想来皇宫里刷存在感有多不容易啊,申请十次,总有八次会被裴天舒驳回。

    楚氏看不下去了,趁着晚上,两人好不容易在一起了,和裴天舒道:“以前两个孩子感情不好,咱们总操心,如今瞧着他们有变好的苗头,为什么不让他们在一起,好让他们多培养培养感情呢?”

    楚氏想不通裴天舒到底是什么意思,就连女儿和代王已婚的事情,他都没有告诉女儿和代王。

    皇帝故意没有提起,其他的人谁又敢违背了皇帝的命令。

    整日看着被蒙在鼓里的女儿和代王,楚氏只觉好着急。

    裴天舒没加思索就道:“我女儿现在是傻的好嘛!”

    这句话一下子捅了马蜂窝,一向委婉的楚氏一瞪眼睛道:“谁的女儿……是傻的?”

    裴天舒短短的一句话就有两点让人不满意。

    其一,“我的女儿”是几个意思?女儿难道不是她生的?

    其二,金玉怎么傻了?除了不太记得以前的事情,她瞧着可是比从前乖多了哩。这样更让人省心。

    裴天舒却不是这样想的,他跟楚氏分析:“你想想,是谁劫走了咱们女儿和代王,至今都没有找见,当然也就不知道那人的目的。我一直都想不通那人为什么要让金玉和代王没了先前的记忆,可我觉得事情一定不是这么简单的。所以,我把代王放在宫外,金玉放在宫里,就是想看看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女儿和女婿放在一起,自然还得是女婿来做鱼饵的。

    楚氏不吭声了,嘟嘟囔囔地道了一句:“要是金玉和代王恢复了记忆,也能如现在这般就好了。”

    楚氏就像是在许愿,还是用一颗无比虔诚的心。

    关键是她想的这般到底是哪般呢?连她自己都说不清。

    在她看来,代王是一如既往地对她女儿上心,她女儿好像也有点儿意思,可又好像……不是的。主要是一想起昨天的事情,她就觉得很闹心。

    昨天代王进宫请安,说是要请她、她女儿,还有百威和雪津,一起去代王府赏菊花,她女儿非说不去。

    代王一走,她就问了原因。

    她女儿傲娇的一比,道:“代王不止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还是姜太公钓鱼,我不去。”

    楚氏当时就说了:“你和代王不是郎有情……”后头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她女儿打断了。

    她女儿道:“母亲,代王是不是真的有情谁又能看清楚他的内心,你可别忘记了他是姓林的,父亲刚刚举行过登基典礼,还没有将人心全部收在手里。林浅之是真的不想做皇帝了,谁知道代王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呢。再一个,就算他不想做皇帝,心里还得提防着咱们会不会要了他们的命……总之,代王对我这么殷勤,不一定就是好事情。”

    楚氏目瞪口呆,好半天才说了一句:“怎么这么复杂呢?”明明是互相喜欢的,怎么还会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

    她女儿就道:“你是我亲生的母亲,我才说给你听的。也就母亲的心思才会这么单纯,连自己的危机都不知哩。

    父亲的后宫现在并没有其他的女人,历代的皇帝没有一个像我父亲这样的。那些大臣肯定会想方设法地往后宫塞人,还有父亲自己,做了皇帝,是不是还是从前的本心,会不会也有其他的想法。母亲与其被动,不如主动出击,主动和父亲提起给他充实后宫的事情……”

    楚氏一听,当然是百般的不乐意。独占了半辈子的男人,怎么可能要拱手让出去。

    她女儿抬了抬手,示意她不要说话,“母亲,你听我把话说完。你还得记着,我说的话你千万不要说给父亲听,我这是在教你算计父亲的心。

    父亲若是没有纳妃的心意,就是你提起,他也不会纳的。反之,父亲要是真的动了心思,你且应下,我自有办法让他打消了心意。我与母亲不同,母亲要在父亲的面前大度容人,我却是不用的。”

    裴金玉的一席话说完,楚氏到了都没想过味来。明明是在说她和代王的事情,怎么就扯到她的头上了呢?说的还真是危言耸听。

    所以说,刚才裴天舒说她女儿傻她才那么生气。她又不能告诉他,他们的女儿都教她怎么去算计他了,她女儿哪一点傻了,肚子里的弯弯绕绕她是一点儿都摸不清。

    生了个女儿像夫君,就是忘记了从前的事情,照样精的要命。

    楚氏的心里还藏着“劝”裴天舒纳妃的事情,而裴天舒心里装的事情就多了,国事家事杂事什么的一大堆,夫妻两人睡前交流了几句,就各自沉沉地睡去。

    裴天舒是真的累了,至于楚氏……好吧,她一直都是沾着枕头就睡着的那种想法少的人。

    裴金玉没继承到她娘沾着枕头就着的好习惯,肿么破?

    都已经快三更了,她躺在床上,就是睡不着。

    满脑子乱七八糟的事情,一会儿想起代王,一会儿又想她到底丢失了什么样的记忆。

    为什么她一想起代王,心里总是复杂的连自己都理不清的情绪?想要和他靠的很近,但是理智告诉她绝对不可以。

    人心隔肚皮,代王的肚皮里头藏了一颗什么样的心,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她故意将他想象成了坏人,就是害怕守不住自己的心。

    虽然她丢失了记忆,但她一醒来就是个公主。公主和普通的女人不同,儿女私情是要摆在国事家事后面的。

    她和代王到底能不能走到一起,还需要时间去证明。

    这世上,唯有时间可以证明人心。

    还有,也得看她爹的心意。

    她爹要是不愿让她和代王在一起,公主是争不过皇帝的。

    就像她跟她娘说过的,她娘要在她爹的面前维持着大度容人的形象,她也得在她爹的面前维持着一个女儿和一个公主该有的形象。

    她可以是娇憨的、刁蛮的、任性的,却不可以是无法把握的。

    他是她的亲爹不错,可他也是一个皇帝。

    公主都不该将儿女私情摆在前面,更何况是皇帝呢。

    她是她爹的好女儿,肯定不会跟她爹对着干,当然也不会允许自己成为政治的牺牲品。

    与此同时,这个点儿还没睡的人并不多,代王刚好就是其中之一。

    他睡不着的原因,总的来说也是因着思绪复杂。而他想的最多的,一个是裴金玉,另一个就是皇帝的心意。

    代王虽然也不记得从前的事情了,但他知道不管是从前的自己还是现在的自己,都不是一个重女|色的男人。

    是以,他一直都觉得奇怪,为什么自己醒来第一次见到裴金玉的时候,会有那种无法言喻的慌乱心情。是心动,是欣喜,还有一种是终于见面的愉悦之情。

    他一直用一见钟情来解释这件事情。

    直到今日他才知道,原来她本来就是他的妻。

    皇帝将东青和西白给了他,说的是让他们照顾他的身体,实际上是监视才对吧?皇帝是害怕有人告诉他从前的事情。

    代王不知道要与皇帝作对的人是谁,反正他今日收到了那人的一封信。还是他上街去给裴金玉买桂花糕的时候,有人故意撞在了他的身上,偷偷地塞在他手里的。

    那是一封外表看起来极其寒酸的“信”,展开与巴掌同大的纸上,就写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语:长公主和代王已成亲。

    按理说,那人说的不清不楚,他不应该相信的。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深信不疑。

    那么,皇帝为什么不肯告诉他呢?不想承认这件亲事,是想将林家的人斩杀干净?

    这是代王始终不愿意相信的事情。还有另外一种他已身在局中的推理,那就是给他信的人,在挑拨他和皇帝的关系。

    他要怀疑皇帝吗?听说,他从前一直在武陵长公主府中学习。

    他不愿意做了别人手里的卒,更不想死。

    他想要破局,更想要裴金玉。

    代王的推理是很准确的,朱无涯正在暗中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别问他想要的是什么,或者想要干什么。

    他只知道,说话是这世界上最容易的事情,嘴唇是这世界上最邪恶的东西。

    人可以不经思考,就说出这世界上最动听的话语。

    在山洞里,代王口口声声说的绝不会背叛裴金玉。

    话说的好听,不如,咱们演练一下。看看各人到底会怎么选择,那个时候才是最真实的,或许也是最丑陋的。笔趣阁 www.X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