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三千六百零二章 换条路
    这一刻的刘协真的是弱小无助又绝望,明明前一刻自己还被温柔体贴的姐姐抱在怀里面,进行着安抚,结果突然之间刘桐就将自己推开,而屁股上的箭头又一次往里刺入。

    身与心的刺痛,让刘协再一次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双眼迷惘的看向四周,而推开刘协的刘桐则是有些尴尬,想要伸手去扶刘协,可又像是见到了某些脏东西一样,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没错,刘桐确实是拿刘协当亲人的,要不是认定刘协,刘桐何必费这么大的心思来帮刘协,可这一刻刘桐真的发现自己对于刘协的亲情顶不住屎到临头这种看起来非常现实的一种情况。

    “咳咳咳,王师,您将皇弟送去治疗吧,奉高这边的军医还是非常靠谱的。”刘桐轻咳了两下,原本还准备蹲下再安抚几下刘协,然而一想起来刘协一身金汁的情况,刘桐觉得这个实在是过于高难度。

    故而最后还是放弃了,真要说的话,在小溪里面洗干净的刘协,身上哪怕还有一些怪味,也只是很淡的味道,刘桐虽说能察觉到,但也没什么特别的想法,实际上将刘协推开真的是见到了脏东西之后的条件反射,而现在的话,完全是心理作用。

    不过刘桐无论如何现在都不会碰刘协的,虽说刘桐真的很看重自己的弟弟,但刘桐发现一缸金汁,就成功将自己打败了,果然幻想之中的艰苦,一旦面对现实,搞不好连屎到临头都不如。

    “是,殿下。”王越叹了口气,他现在是真的明白了什么叫做亲姐弟,刘桐这种根本不用说,看表现就知道是亲姐弟,不是亲的话,没有这么干净利索的推开刘协。

    于是王越单手抓住再一次陷入迷茫的刘协,叹了口气,将刘协带到军医那边,进行治疗,而期间刘协就像是因为沉重打击而导致心灵崩坏,整个人都蔫吧了。

    这个时候也没什么雄心壮志,至于原本幻想的雄图霸业,说实话,对于刘协来说还不如找个干净的地方洗刷洗刷。

    至于刘桐,在刘协被带走的时候,还有些感慨于自己弟弟的倒霉,但等自己弟弟走了之后,很快就忍不住笑容,没办法,刘协今天经历的事情在刘桐看来实在是过于奇幻了。

    “但愿弟弟吃一次亏,就能缓过来,可别再出什么幺蛾子了。”刘桐笑完,有些哀伤的说道,对于陈曦的预料也有了更为清晰的认知,从某种程度上讲,陈曦的判断确实是过于正确。

    大概皇弟到现在还是不明白这个天下并不是因为父皇是皇帝,我等就是皇帝,经历了乱世,规则早已变化,人心向背啊。刘桐轻声哀叹道,她觉得刘协不是不懂,而是刘协不愿意相信。

    不过有些时候,现实是最能教育人的,刘协就算再怎么不愿意相信,见得多了,现实自然会让他明白什么才是正确的选择。

    “桐桐,你这边怎么会有一股怪味。”吃完点心,睡了一觉,起来觉得用法术洁净有些不太舒服的丝娘,洗了一个澡,身心愉悦的来找刘桐出去玩,结果来到这边,丝娘就闻到了一股怪味。

    “啊?”刘桐愣了愣神,说实话,这个时候刘桐已经闻不到了。

    所谓久居芝兰之室而不闻其香,久居鲍鱼之肆而不闻其臭,刘桐实际上目前已经闻不到之前那种怪味了,然而刚洗完澡清清爽爽,一身香香哒的丝娘自然是能闻到那种怪味。

    故而丝娘一副站门口不想进来,带着几分嫌弃的表情看着刘桐,刘桐微微一愣,当即大怒,准备强行拖拽丝娘进来,不过这种事情还没执行,就被丝娘一个空间传送丢到沐浴的地方去了。

    至于刘协,奉高的老军医手法还是很厉害的,很快就给刘协拔出了箭头,然后上了药,表示过上几天就好了,而刘协则哼哼唧唧的趴在病床上,再一次开始规划自己的雄图霸业。

    而没过多久,酒足饭饱的种辑带着礼物来看刘协,并且表示事情他已经摆平了,只要不再去那边闹事就行了,而对于种辑的说法,经过今天白天一天的惊吓,又是心理冲击,又是身体打击的,刘协已经累得够呛了,趴着没多久就睡着了。

    “哎。”种辑叹了口气,拿被子给刘协盖好,然后看向一旁的王越,“麻烦您了王师。”

    “分内之事。”王越对于种辑的感官还行,毕竟两人现在是同病相怜,所以也没什么好说的。

    “接下来我们应该会换个地方继续尝试,不过应该是没什么效果的,次数多了之后,也就应该明白了吧。”种辑带着几分唏嘘说道。

    王越沉吟了片刻,最后还是没有开口,他觉得今天对刘协最大的打击其实就是那一波金汁,肉体的打击和这么多年汉帝国变化造成的打击都没有那一缸金汁的打击打。

    感觉那一缸金汁下去,刘协陡然成熟了很多,虽说还有愤怒,还有不满,但屎到临头的感觉,让刘协反倒认识到了更多的东西。

    不过这种话,王越不会说出来,谁知道刘协是不是只是因为极大的屈辱导致心态发生变化,可等养完伤,又行了,毕竟刘协这种飘忽的心态真的是非常奇怪的。

    “不说了,咱们继续跟[ ]着吧,王师以后最好还是不要现身。”种辑给王越建议道,他们两个现身对于刘协并不是什么好事,这会让刘协生出一种自己其实还是有追随的感觉,当然也有可能是依赖感。

    王越翻了翻白眼,他之前根本不想现身,但是陈洪上来就是一钉耙,这么说吧,陈洪那含怒一击,刘协根本反应不过来,就可以被打成碎块,正面被击中的脑袋,肯定爆的跟酱汁没什么区别。

    “您没有什么秘术吗?”种辑自然是了解过东王村发生的情况,所以也知道王越出手的缘由。

    “防御类型的秘术,除非是提前准备,否则不可能接住这种家伙全力一击的,再加上泰山这地方严重有问题,他们就不是游侠的战斗模式,也不是打群架,而是正儿八经的战争模式。”王越无可奈何的说道,这年头有什么个体秘术能挡住战争模式?

    没有的,就算是秘术开发最有进展的贵霜,都没有开发出来足够正面应对战争的个体秘术。

    实际上战争发展到目前这种程度,贵霜所使用的秘术,大都是一种按百分比加持的秘术,这种秘术真要说,确实是厉害,但你就算给刘协上个最高倍率百分之百,面对陈洪那含怒一击,依旧是个死。

    这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在战争模式下,个体的战斗力终归是非常弱小的,吕布的天下至强者的称号,也只是对于武者和单挑来说的,在战争之中,吕布的强大也是靠己方云气,军魂加持等一系列的强化才达到的,靠自身个体进行作战,早都被打死了。

    “做不到吗?”种辑闻言颇为失落,要是做不到的话,那就没办法了,以刘协之前那种说话的方式,种辑觉得东王村的人动手是很正常的,毕竟这个年代还是那个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时代。

    “换个其他地方吧,泰山这边的村寨,上来就是用战争的打法应对我,要不是我的实力还可以,我今天都得交代那里了。”王越怨念的说道,他强吗?单挑的话,王越在中原都是能数的上的,然而今天王越几乎是落荒而逃。

    一方面确实是有王越不想动手杀人的原因,另一方面则在于王越很清楚,自己拖得时间长了,正规军来了,他自己再强就没用。

    “那就换个地方。”种辑闻言点了点头,换个不怎么找死的地方,实际上种辑对于所谓的先帝复国没什么兴趣,他其实是希望刘协能改变心态,正确的认知这个世界。

    然而以前的教育,以及这么多年时代的变化,让刘协实在是有些偏激,所以想要让刘协改变心态,最简单的做法就是各种现实的打击。

    这也是为什么种辑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情没有什么愤慨的,他虽说没有陈曦那么清楚的认知,但他在刘协出发的时候就觉得可能会出事,刘协真的不会说话,这世间没有什么命中注定啊!

    “青州,徐州,冀州,我们去哪里?”王越看向种辑询问道,种辑虽说低调,但脑子还是没问题的,再加上王越也看出来了,种辑是倾向于让刘协明白事理的,所以倒也不拒绝种辑的提议。

    “徐州吧,青州那边,接下来太尉他们将会过去,我们过去的话,难免又发生这种事情,而且青州的民风啊……”种辑颇为唏嘘的说道,和刘备走一起的话,刘协这种说话的方式肯定挨打。

    至于说青州民风,怎么说呢,泰山的民风其实是跟青州学的,曾经的泰山在诸葛玄治下的时候不是这样,只能说被青州感染了。

    笔趣阁 www.X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