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网游之盾御永恒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昔日因今日果

第二百三十六章 昔日因今日果(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御剑飞行不小心撞倒了魔女 在下小智,有何贵干 没人比我更懂气运 特种兵之我能看见经验条 疯狂心理师 科技霸主从系统开始 银河战线 我打造了异常控制局 开局爆出熟练度面板 大唐:开局被追杀

网游之盾御永恒第二百三十六章昔日因今日果天下楼的阁老是个做事谋而后动且喜欢反思的人,在这次攻城战将要失利的时候,就把自己关在屋子内努力回忆起刚才发生的一切,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错,才导致今天的大败。

思前想后许久,他找到了。

那就是情报方面反馈不及时,对敌人实力没有一个准确的评估,所以才有现在的局面。

情报,情报,两个字在他脑海中徘徊了许久,突然想到开战之前,他那个曾经的好侄女云音上过门且对他进行过劝说。

云音这个丫头他再了解不过了,掌管谛听堂以来,在情报方面只要有一点疑虑都要查清楚。她那天不是说过天下楼要是这次冒然对敌对势力用兵,将毫无胜算吗?她为什么会这么肯定,那么只有一个解释,在战斗还没有开始之前就已经知道了对方拥有这种秘密武器,敌方的精英团中肯定有谛听堂的探子!

虽说天下楼与谛听堂现在是分家了,但还是属于舞老大创建的基业,打断骨头连着筋。正愁没有好的借口发难你们与蓝炎联盟结为血盟这件事呢,有了这个理由,还不打上门去?

一来可以给自己的决策失误找到理由,二来可以对四方阁和谛听堂发难,指不定还能让他们答应一些条件,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要是能在虚拟世界最大的情报组织中安插自己的人,那就更加完美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所以阁老亲自去了四方阁一趟,他运气不错,一进门竟然还碰到伏击狼弑的云舒,这为他的计划成功更是添了一块砝码。

“好啊,华老三,你们不是说云舒和四方阁已经断绝了关系吗,现在出现在这里作何解释?”

还没有坐下,阁老就开始责问起来。

云舒没有搭理他,哼了一声,把头高傲的偏向一边,神情是那么的不屑。

华掌柜没有解释这件事,只是淡淡反问:“不知天下楼的阁老跑到我这小行会来,有何指教?”

“哟呵,华老三,你这是要把道画得明明白白啊!”阁老也不生气,直接开门见山:“云舒的事情我可以先不追究,但有一件事你必须要给我个说法”

“说吧,洗耳恭听”

阁老于是一五一十把云音上次拜访他说的话复述了一遍,完事后平淡的语气突然变得严厉:“我想问下,云音在知道我们会失败的情况下,怎么不把敌方的情报详细表明?咱们是分家了,但别忘记了,舞老大曾经说过,谛听堂一旦获得了什么不利于天下楼的消息,必须无条件告知,这也是铁律,不会你们都忘记了吧。”

华掌柜:“是有这个规定,那你想怎么办?”

“承认就好,既然这样,咱们是不是该谈谈此次战斗的善后工作?”

“不知道阁老要我们赔偿什么?”华掌柜话说得很直白,点名了他内心的想法。

阁老脸色不变,顺着话往下道:“此次战败,我们天下楼损失超300万金币,四方阁必须承担大部分!”

“继续!还有什么?”华掌柜就好像没听到300万这个数字一样,面不改色地询问着。

“为了避免以后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谛听堂的情报网也需要有天下楼内的人参与!”

“还有吗?”

阁老不是傻子,从他对华老三的了解,在自己提如此苛刻的条件后,对方还表现如此平淡,就知道此事没戏了。

“华老三,你什么意思,是根本不想谈是吧?”

“哦,你也知道我不想谈?”华掌柜脸上露出笑意:“是不是我说不答应,你接下来又会说我要去长老会那告你们,等着接受制裁吧。”

此音落下后,室内的气氛降到了冰点,阁老与华掌柜两人眼光碰撞在一起,互不相让。

时间过了片刻,华掌柜从牙缝里挤出几句话:“虞老二,我知道你今天过来的意图,不就想我们妥协吗?不妥协直接吞并。现在我把话撂这,长老会算什么东西,一群被猪油蒙了心的渣子。真当还是以前,握着鸡毛当令箭?天下楼只有秉承着舞老大的思想时才叫天下楼,四方阁与谛听堂自然鼎力相助。现在天下楼已经改名

叫虞家楼了,你不仁还指望我们讲道义?有什么招都使出来,我接着。四方阁被你拆散了,谛听堂是老四留给云家的,任何只要想把手伸进来,我就把他剁了,你也不例外!任何事我都可以不在乎,但老大留下来的根基我必须保住,说到这份上,不怕告诉你,四方阁和蓝炎联盟合作的事是我下的令!”

话语铿锵有声,把一切事情都揽在了自己身上,显得如此的霸气。

阁老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没料到,曾经的兄弟会如此决绝,丝毫不给任何机会。

“忘记告诉你,前几天,我和那位联系过,他老人家说以后不过问天下楼的事情,已经把长老会的决策权分成三份交给了其他人,也就是以后每次楼内重大决策,那位已经不是赞同票了。没有那三票,我看你拿什么把谛听堂的归属权抢过去!”

趁着他思考对策的时候,华掌柜抛出一个重磅消息,炸得对面的这位起身后差点没站稳。

天下楼为什么会被阁老一步一步掌控,不就因为那位年事已高,一直不问世事,每次楼内重大变动时,都让自己代为便宜行事吗

“不行,必须要问清楚,那三份去了哪里,由谁把控!”阁老脑中飞速旋转着:“要不去登门拜访?算了,还不是时候,目的太明显了,还是边走边看吧!”

打定主义,阁老也不废话:“很好,华老三,情分到此为止,从此刻起,天下楼将全力狙击四方阁的产业,走着瞧!”

说完,满脸怒意,向外走去。

华掌柜对着他的背影说道:“从你要自立门户开始,我们早就没了情分!”

阁老听着这话,停顿了一下脚步,继续向前走去。

不受欢迎的人离开,此处又恢复了宁静,华掌柜如抽干力气一样颓废的坐回椅子上。云音有点心疼的看着他,开口询问:“华叔,没事吧!”

华掌柜摆摆手:“没事,就是有点悲哀”

“华叔,是别人先不仁的,你没必要自责”

“罢了罢了”华掌柜感叹了一句,苦笑道:“音丫头,你果然深得老四的真传,好一手以退为进”

云音听完神色有点尴尬,缓缓低下头,没办法直视这位老人。

她当然知道华叔指的是什么,在阁老上门兴师问罪,又详细阐述了前些天和她见面的经过后,以华叔这种老谋深算的人,肯定猜到了其中的猫腻。

“唉!昔日的因,今日的果,多的我也不说了,想要去寻找自己心中的执念,那就去吧,我猜幽灵应该就潜藏在蓝炎联盟中。事情到达这一步,我也阻止不了什么了。还好,保住了半个四方阁和完整的谛听堂,以后就算见到老大和你们父亲也算有个交代了,去吧,不用管我,做自己想做的,醉鱼也隐藏在蓝炎联盟,我会让他稍后联系你们的,以后多个帮手也算多个照应吧!”

说完后,也不管两姊妹是什么表情,直接起身缓缓走出了会议室,看那神态是真的有些累。

华掌柜消失后,一直没说话的云舒张大嘴巴惊讶的说:“只比我差一点的死鱼在蓝炎联盟,我听着怎么像玩笑话啊,华叔究竟留了多少后手,你知道吗?

云音听完看了看妹妹,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接着又好奇问道:”你确定你能打得过醉鱼?”

“打过几次交道,他亲口承认打不过我!”云舒高傲的仰着头,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强大。

“噗~~”云音笑出声来:“连我对上他都没有取胜的机会,看样子你进步蛮大嘛,哈哈哈!忘记告诉你了,醉鱼那个懒散鬼最喜欢出工不出力,

整天装死,真要拿出全部的实力,可是和狂刀一个档次的。”

云舒被姐姐的话语闹了个大花脸,但心中又有点不服气,心中想着以后要是再碰到那个死鱼,一定要好好比划两下。

行会战结束了,所有人在忙,特别是会长!

战魂岛,张长弓一个人十分无聊的单刷着怪,火妖精没在身边,就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干啥都提不起劲。本来无聊时还有个傻大个陪他

,但自从昨天把他忽悠走后,不好意思再喊他。

又砍倒一个强大的战魂,收好掉落,刚恢复满状态后,心中警兆顿生。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起身加滑步离开原地,长剑向刚才来的地方挥去,

“嘭”的一声响起,这是攻击被对方架住传来的声音。

然后张长弓就看到一个潜行者出现在自己的正前方。

“是你?”

“你记得我?”

“废话,找到狼弑那伙人的大功臣,怎么可能不记得,你可是我那个计划成功的关键角色”

“哦,没想到副会长和第一团长记忆力这么好”来人脸上浮现出意外的神色,但马上变得严肃:“盾御团长,先别聊天了,我想看看天启第一人究竟有什么能耐!刚才是我输了半招,接下来我会全力进攻!”

张长弓无语的说:“就为这?”

“还有别的事,不过要和我打一场后再告诉你其他的”

知道自己碰到战斗狂了,要真是敌人来伏击自己,不可能单枪匹马,更不可能是眼前这个人。

刚才与对方简单的交手,张长弓感觉来人给自己的压力不小,甚至超过了藏弓,按道理来说这种人不应该默默无名才对,怎么甘愿在蓝炎联盟里当一个情报收集人员呢?

”注意了,10秒后我开始进攻!”

那人说完后,由于脱离了战斗状态,重新消失在张长弓的眼前。

远处,云音,云舒两姊妹也是潜伏状态,看着两人打得有来有往,只觉大饱眼福,同时也讨论了起来。

云舒撅了撅樱桃小嘴:“死鱼,比我厉害这么多竟然还昧着良心说打不过我,装得真像!”

“华叔说过,醉鱼的天赋不在幽灵之下,缺少的只是对虚拟世界的理解以及那种生死搏斗的经验,你不如他很正常!”云音缓慢解释着。

;“可他为啥要藏拙呢,这么好的身手,在天下楼不是能获得更多的资源?”云舒表示非常不解。天下楼可以说囊括了虚拟世界一半的精英玩家,表现的潜力越高,就越容易受到重视。

“我想大概是因为找不到对手吧!醉鱼和我说过,天下楼内,除了那个万象能和他打成平手,其余的都是渣渣!”

云舒一听来气了,这不是把她也给骂了进去,于是嘴硬的说:“哼!自大狂,要是师父一直教导我到现在,估计我早就比他厉害了。”

“是是是,我们家的云舒最厉害,最有天赋”云音笑着附和后指了指前方:“看戏,战斗马上就要结束了”

醉鱼的游戏id是永远消失,也是上报狼弑踪迹的那个潜行者,此时与张长弓对打近2分钟后,渐渐落入下风,终于在血量危机的时刻大喊:“不打了,不是对手,还有职业压制,捅了你两分钟,才掉了百分之20的血,我都有点怀疑,究竟你是潜行者还是我是,你怎么和泥鳅一样,那么滑溜。”

说完直接坐到了地上,吃起了恢复血量的食物。

张长弓看着他那举动,感觉此人是真的有意思。身手和藏弓一个档次,但没有一点高手的骄傲,打就打,收手的时候就像个赖皮,毫无形象。

找了个还算干净的区域,陪着他坐下后问道:“你现在可以说来此是干嘛了吧?”

“还能干啥,首先是想找你打一架,看你有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结果我发现,那帮人瞎了眼,你比传说中的还要强。”

“多谢夸奖”张长弓笑了笑,对于这个人他现在好感十足:“那其他事呢?”

“为两位大小姐牵线搭桥”永远消失直接回答,然后对着侧面空无一人的方位喊道:“出来吧,我这边完事了”

7017k

目 录
新书推荐: 快穿之男配大佬上线中 全球御兽:我能设计进化路线 不正经打工 最初的寻道之旅 启航:许下一片星空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枪 我的次元世界穿越记录 全民领主:从哥布林开始暴兵 我的异兽超强 万千星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