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异 > 蠢贼 >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不答应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不答应(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大航海模拟器:开局直视古神 我是烛中仙 天外飞剑 带着行李穿越了 大啸吧!决斗者! 奶爸搬运工 混在综武当捕神 八荒风水镇万道 牢人与海 养崽系统坑我种田养男主

蠢贼第一百五十八章不答应天黑了会变白,人心变黑了却很难洗白。

望了一眼天边的鱼肚白,在一片白茫茫里枯立一夜的张小满抖了抖身子,雪落一地,露出那一件永不过时的经典黑,转身朝着医院停车场走去。

紧随其后的孙甜甜抿了抿嘴唇,犹豫了几秒,还是开口道,“满叔,现在去哪?”

“先去警局……”张小满重重咳嗽几声,似乎在这一夜流失去不止是身上的体温,还有精气神,整个人摇摇晃晃像是随时都会栽倒下去,“开个会,总结一下,然后开始走最后一步棋。”

孙甜甜很想继续追问最后一步棋是什么,但很担心自己如果再问下去,张小满就会倒下去,于是只是低着头闷闷地赶路。

嘴巴很苦,孙甜甜很想吃一个棒棒糖,以前她觉得生活苦的时候,就会剥一个棒棒糖,这是张小满教给她的法子。摸了摸口袋里剩下的那个棒棒糖,这一刻却又不想吃了,因为那一个棒棒糖是大胖子还给她的,苹果味,既甜又酸。

风雪很大,从坪坝通往医院停车场的泥泞小路滑不溜秋地很难过,看着前面张小满佝偻的身形,孙甜甜的鼻子一酸,心里也很难过。

好在路途不长,很快他们就来到了停车场,孙甜甜快速地打开车门,扶着张小满坐进后排车座里,自己跳进驾驶舱,快速发动汽车,飞快驶出停车场,似乎只要离这个伤心地越远,路就会好走起来,心里也就不会难过一般。

十多分钟后,张小满和孙甜甜刚走进警局大门,便看见了在大厅门口来回踱步的何为。停顿了一下,张小满继续面无表情地前行,从何为身旁经过的时候,甚至没有眨一下眼睛,不喜不悲。

何为急忙和孙甜甜一样跟在张小满身后,不同的是,孙甜甜低头不语,而他是喋喋不休。

“满叔,怎么搞?要不要我直接先带人把那女人抓回来,反正咱们不是从尸体里检验出她的头发了吗?虽然这也不能证明凶手就是她,那保姆原本就是在她家做工的,身上有她的头发很正常,随便编个理由都能混过去,比方说吃饭的时候不小心吃进嘴里的……”

“抓了那女的,我再派人全城搜捕那男的,把整个a市的警员都派出去,他就算藏到地底下,也能给他翻出来。对咯,您知道他长啥样不?我是说具体的照片,我查遍了a市所有姓王的人,都没有找到一个有嫌疑的……”

张小满冷冷地斜瞥了何为一眼,“你不用装傻,你本来就已经够傻的了……我这会儿很冷静,知道该做什么,能做什么,不用你刻意提醒。”

何为讪讪一笑,右手放在会议室的门把手上,猛地一推,“我听说您站在大雪里头吹着冷风静了一宿,可把我担心坏了……人都齐了,就等着您发号施令,挥斥方遒呢!”

会议室的大门嘎吱一声被何为推开,只见会议桌旁坐满了身穿蓝色制服的警员,熬了一夜做痕迹比对的常平也在其中。在常平的斜对面坐着一位身穿灰色制服的男人,正是检察院的周兵。会议室的角落里,骑了一整夜倒骑驴的聂一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

在张小满走进会议室的那一瞬,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沉默地看着张小满走到会议室正前方。

何为和孙甜甜分坐在张小满的左右,也都收起了脸上或是担忧,或是悲戚的表情。

张小满的目光从台下众人脸上一一扫过,轻咳一声,盯着仍旧埋着脑袋的聂一问道,“允熙告诉我昨夜你在小区外面骑了一夜的倒骑驴,所以……李俊已经走了吗?”

聂一顿时惊醒,微微抬了一下头,又快速低垂下去,不敢去看张小满的眼睛,“走了……他还说这一走不止三年……”

张小满沉沉地叹息一声,眼神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走了也好,省得他过阵子又要难过……三年还是十年,其实不在于他,而在于你,我很早就说过,你们是搭档,一辈子的搭档,谁都丢不开谁。想要他回来,不是骑什么倒骑驴,而应该用绳子,毕竟他是狂狮嘛……”

聂一怔了一下,眼神登时又恢复了几分往昔的光彩,一拍脑袋吐出两个字,“正解!”

周兵忽地干咳一声,插话道,“你把我叫来就是听你唠家常的吗?有事赶紧说事,没事我就回去了,最近a市苍蝇多,我挺忙的……”

“稍安勿躁,”张小满伸出右手在空中轻拍几下,“苍蝇什么时候都能拍,老虎却不是什么时候都能打的。”

周兵顿时来了兴致,坐直身子道,“难道是你当初替聂一和李俊担保时说的那只老虎?”

张小满点了点头,“明晚就可以收网了,到时候你可以告诉他什么才叫王法。今天叫你来是有两件事需要你帮忙……第一件事,开完会后,你要立马回检察院提交一些申请文件,然后带着人赶往绿藤市,在明晚假面舞会落幕之前必须赶回来。”

周兵搓搓手,神情激动道,“有几分把握?”

张小满并不答话,而是举起右手,伸出三根手指头。

“才三成……”周兵一咬牙,“也罢,爱拼才会赢!去绿藤市要用什么理由?”

张小满指了指坐在自己左手边的何为,淡淡道,“你要的理由,他会给你。”

何为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一脸茫然道,“我?我怎么知道他要用什么理由去绿藤市,现在申一夏也死了,总不会还用我之前那个理由吧……”

张小满摇了摇头,“我问你,当初你为什么会想调查那个女人?后来又为什么要和允熙联手布局引我下场?”

“我不是之前跟您解释过了嘛……”何为挠挠头,“两年前,我在绿藤市办一件案子,偶然路过锦悦曾今就读的学校,看到有人从当年废墟旧址搬出一块水泥板,上面有两个用血写下的一个名字。然后我查了一下,血渍的dna居然和名字的主人是同一人,而且这个人已经死了很多年,但血迹反应和那人的死亡时间对不上,而当年告诉所有人这个人死了的正是锦悦……”

张小满扭头看向周兵,眨眨眼睛道,“你看这理由够吗?”

“够了!”周兵砸吧一下嘴巴,“他就是当年那场祸事里的一只笔杆子,顺着这条线应该可以找出一些东西,但只是这个理由的话,打在老虎身上不痛不痒啊!”

张小满嘴角微微上扬道,“如果再加上180亿美刀呢?”

“那这一刀下去就会伤筋动骨了……”周兵迫不及待地站起身来,“180亿在哪?”

何为举起右手,“黄姨都转到我们警局的账户上了,对方的账户资料也一并交给我了……”

周兵速即走到何为面前,伸出右手道,“赶紧都给我,时间紧迫!”

何为摊开双手,瘪着嘴道,“我已经给你了,在你来警局之前,满叔就让我把相关的东西移交给你们检察院了。”

周兵愣了一下,转身就要朝着门口走去,“那我还跟你们在这儿浪费啥时间啊……”

张小满立刻叫住周兵,不紧不慢道,“慌什么,时间还充裕,够你折腾的了,我还有第二件事要你帮忙……”

“什么事?”

“把那180亿借我明晚使使。”

“那你为啥先前不直接找何为借?”

“他还是个孩子,背不动这口大锅。”

周兵嘴角抽搐一下,看了看张小满,又看了看何为,“果然还是叔侄亲啊!”

张小满摸了摸鼻子,看向下方所有的警员,岔开话题,正色道,“已经死了七个人了,还有一个只剩半条命,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是时候该结束这一切了,否则别人就真以为咱们是酒囊饭袋……”清了清嗓子,“刚才何为说让我发号施令,这句话不对,我只是一个顾问而已,没有这资格。不过,我这个顾问今天倒是有几句话想问你们……”

“第一句话,”顿了一下,张小满声音陡然一冷,“有个小王八蛋杀了人还想远走高飞,你们答应吗?”

“不答应!”会议室里所有警员齐齐地喊出三个字,俱是一脸寒冰。

“有只老王八欺世盗名,为非作歹,一手遮天,现在还想逍遥海外,你们答应吗?”

“不答应!”

“还有个害人精,蛊惑那只小王八蛋残害好人,还颠倒黑白,给你们泼脏水,明晚就要金蝉脱壳,过上神仙日子了,你们答应吗?”

“不答应!”所有警员双目喷火大喊一声。

张小满鼓动了几下手掌,“好好好!我也不答应,接下来咱们就来好好合计一下怎么将他们一网打尽,还世人一片朗朗乾坤!”

7017k

目 录
新书推荐: 我在灵异世界斩鬼神 我的青乌路 赶尸匠之五行掐指 奇门档案1929 灵异锻刀人 离魂录 听天令 人间守卫 暮夜良人 向全世界直播诡异复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