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戏 > 秘术纪元 > 第一百五十二章 联合行动(4000)

第一百五十二章 联合行动(4000)(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逝者敲门 规则类怪谈游戏 盘龙之噬神 我在影视剧里抗敌爆装 盘鼎大陆 科唐 港综从追龙开始 重生之傅嘉归来 傲娇将军不傲娇 和天后结婚后我突然火了

西泽感觉自己现在应该是被绑在一张冰冷的铁质椅子上。

头上被戴着一个头套,眼前漆黑一片。头套内侧的麻布贴着脸颊,黏糊糊、油腻腻,一股腐血的味道不断的往鼻子里面钻。

很熟悉,只是以前这个位置坐的都是被自己抓住的罪犯。

这是什么地方?谁抓了我?

西泽感到被匕首捅伤的位置传来一股剧痛,有人握着匕首用力往里面顶。他能清楚感受的匕首尖一层层刺透自己的内脏,很慢……疼沿着脊柱直冲大脑,如同被无数蚂蚁在创口上啃咬一般,一波一波让人昏过去都做不到。

不知过了多久,那人才稍微松了一点力气。

审问也随之开始。

“精灵晴空在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西泽几乎没有任何考虑的脱口而出。

疼又开始了。

这次西泽发现,经历刚刚长时间的疼痛后,再受这种刑罚似乎并不那么难捱。

“精灵晴空在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

西泽依然是同样的回答,他不会出卖晴空。即便自己知道她在什么地方,也不会告诉这些人。

腹部再次传来压力,但有人在一旁阻止。

“血流的太多,他会死……死了就什么都问出不来了。”

西泽感到匕首被拔出,有人用魔法为自己止住血。

然后他就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

“你有什么办法让他开口吗?”

“没有,而且他是使徒大人让我抓来的。你若是弄死了他,大人会把我们两个都杀了。”

“你刚刚为什么不说!我差点……差点就把他杀了。”

“你又没有问,上来就用刑,我已经是很及时的劝阻你了。”

“你……说罢,你想要什么?”

“听说你有一颗哀嚎血珠。”

“喂,你不要太贪心……”

就在两人讨价还价的时候,另有人在外面喊道:“使徒大人!”

索要哀嚎血珠的人笑道:“你可想好了。”

“给你……你早晚会因为你的贪心惹来罪罚。”

“那是以后的事……哈里曼大人,这人就是中心城区治安署署长西泽。”

“把他的头套摘下来了。”

“是,大人。”

头套被暴力摘走,失血让西泽的精神涣散,但他还是看清了自己所处的环境。

这是一个地下室,墙壁上画着很多奇怪的图案,还有一些人形阴影。西泽的知识让他能看出那些人形阴影不是画上去的,是真正的活人被血祭后,灵魂在这个世间的投射。

“深渊神殿!”

西泽看向站在自己前方的那个人,他穿着得体的正装,如果不看脸,很像是一位身份尊贵的名流。

在房间里还站着几个人,他们穿着某种祭祀用的长袍,带着夸张高的尖帽子。

深渊使徒哈里曼用他那发着红光的眼睛看着西泽,身上散发着能激出人内心恐惧的气势。

“你猜的非常正确,我们属于深渊神殿。我这次邀请西泽署长您来,就是想问您一件事情。”

西泽感觉自己正在被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注视着,各种负面情绪涌上来。恐惧和害怕被某种力量无限的放大,这种心灵上撕扯比刚刚被刺还要痛苦百倍、千倍。

西泽攥紧拳头,拼劲自己所有的力量抵抗着这种精神冲击。

“我知道……知道你想问什么?我不会出卖晴空小姐……杀了我吧!”

“嗯?”西泽的抵抗能力有些超乎哈里曼的想象,不是什么人在被深渊凝视的时候还能保持理智:“你的这点力量在我面前就是一只蚂蚁,你现在还能活着,是我对你的恩赐。

把我想知道的告诉我,我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

否则……我就把你的灵魂扔进深渊,永远被恐惧和痛苦煎熬。”

“那就试试!”西泽鼓起所有的勇气盯着哈里曼,他的精神犹如飓风中的残烛,随时会被掐灭。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实话告诉你,你不是我们唯一的选择。没有你,我们一样能找到晴空。”

“我一个字都不会告诉你!”

西泽的强硬回应激怒了哈里曼,在他准备再用一些手段让西泽屈服的时候,有人进入房间。

“哈里曼大人,公爵的特使派人送来了消息。”

“他说什么?”

哈里曼的语气带着高傲和对特使的轻视,而且他似乎也不怕这些机密被西泽听去。

在他眼中,西泽的最终宿命都是祭品。

“伊斯科兰子爵约见精灵晴空的事情,因为西泽被劫走而推迟了。现在晴空正在全城找他……

特使大人很生气,让大人去见他。”

“他有什么资格让我去见他!”哈里曼怒道:“一个野蛮人,刚刚到怒涛城就对我指手画脚。如果不是看在凯尔特大人的面子,我早就把他扔进深渊了。”

“大人,特使的仆从还等着您的回复。”

“告诉尔古雅,我们深渊神殿做事,不用他管!”

“是,大人。”

等下属离开后,哈里曼重新看向西泽,脸上露出笑容。

“没想到弱小的你,竟然能被精灵晴空如此看重。不知道在她眼中,你值不值一部灾厄之书?”

西泽刚刚听到晴空正满城的找自己,瞬间就热血沸腾,对深渊的恐惧一扫而空。

“晴空小姐对世人的爱,从来都不看重力量。她会找到你们,让你们这些只能像老鼠一样躲在洞里的囚徒,看到什么是如阳光般的善。

再黑暗的深渊也会被光照亮,你们都会被净化……”

西泽骂的非常来劲。

让哈里曼恨不得一巴掌把他拍死,但他知道西泽这么骂就是在求死。

哈里曼怒极而笑:“西泽,你很快就会知道……在这里,死是一种奢侈!”

……

风琴街102号是一栋回字形小楼,它的主人是伊布尔议员,是这位怒涛城知名富豪投资的诸多房产之一。

清晨,风琴街的居民就注意到路上多了一些治安官。他们从不同的方向出现,阻停车辆和行人,把他们向临街的店铺和房子里驱赶。

然后这些治安官快速设置路障,围着风琴街102号小楼拉起封锁带。

就在周围居民不知道这些治安官在干什么的时候,让他们永生难忘的事件开始了。

在已经被清空的街道上,密集的空间波动荡漾,大批身穿奥卢学院法师袍的魔法师们瞬间出现在小楼的周围。这些魔法师手持长柄魔法杖,间隔三米面向小楼站立,并一起将魔法杖插在地上。

吟唱开始,一道道魔法屏障展开。这些魔法屏障组合成一个防护罩,把整栋楼全部罩在里面。

空间传送引起的空间动荡没有停止。

在防护罩的内侧,一头头阿比斯豹手持臂盾和短矛走出来。它们没有做任何停留,极佳的跳跃能力让它们一步就能跨出五六米,一头阿比斯豹一个扇窗户,撞碎冲了进去。

激烈的战斗随之开始。有的阿比斯豹刚刚进入窗户,就被扔了出来;更多是被战斗冲击,甩出窗户的杂物。

爆炸又溅起碎砖石向外泼洒。

传送还在继续,奥卢战斗法师登场。

不同于那些临时找来布置魔法结界的奥卢学院教工们,奥卢战斗法师们有自己独特的衣饰。服装类似军礼服,笔挺塑身,既能展现战斗法师的高贵,又不影响战斗时的动作。

奥卢战斗法师到达后立即分组,再使用漂浮术从阿比斯豹打开的通道进入战场。

这时一个车队到达现场。

前面的是三台偏斗摩托,中间是几辆插着帝国国旗和密情局旗帜的汽车,再后是十几辆卡车,卡车上载着战争机械。

海角区密情局到了。

帝国密探们下车集结,然后分散占领周边高点和要道,把风琴街彻底封锁起来。

等密探们完成控场后,卢克从车里走出来,看着前方那栋被正遭到“暴力拆除”的楼房。

不时有各种光束带着爆炸照出来,显示里面的战斗打的非常激烈。

“探长……”雪莱和皮斯科来到卢克的面前:“咱们的人已经把这里都控制了起来,要不要我带人进入,给奥卢战斗法师一些支援?”

此次奥卢学院为了消灭这群潜伏进怒涛城的深渊法师,是拿出了狮子搏兔的力气。要以最小的损失和最小的影响,用最快的速度结束战斗。

卢克为自己点了一支烟,对下属们说道:“奥卢战斗法师对深渊法师下手非常恨,咱们的人进去恐怕会出现误伤。如果被个别深渊法师钻了空子逃出去,这场围剿就不完美了。

咱们就守在外围,等奥卢战斗法师把活都干完,再进去清缴余孽。”

不能进去打仗,让雪莱和皮斯科有些不甘心,但又不能不承认探长说的对。看这么短时间,一栋看起来挺结实的楼就被拆的摇摇欲坠,实力不足的帝国密探进入……恐怕见不到人,就被砸死了。

“是,探长。我们保证看仔细了,不会让一个深渊法师逃出去。”

“嗯,干活去吧。”。

卢克把雪莱和皮斯科打发走就钻进车里,车外淅淅沥沥的下起雨。

晴空已经在楼里面了。

还抓到了一个深渊法师。

刀抵在深渊法师的脖子上将他逼到墙角,晴空对身侧的一头阿比斯豹说道:“这里交给我,你去其他地方。”

那头阿比斯豹向后退,然后一跃离开了这个房间。

这时深渊法师以为晴空分心,正要偷袭,结果墙壁上瞬间结冰,把他的手脚牢牢冻在墙上。

晴空回过头对深渊法师问道:“你们抓的人在什么地方?”

刀锋已经隔开皮肤,血顺着脖颈淌下。而深渊法师竟然不畏死亡的回答:“侍奉深渊的法师不会受任何世俗力的威胁,我不会回答你任何问题。”

“你以为你很硬气吗?别人或许拿你没有办法,但我知道怎么对付你们这些脑子进水的家伙。世俗的力量无法威胁你,但深渊的力量可以。”

晴空伸出手后,灾厄之书出现在她的手中。

见到灾厄之书,深渊法师的眼睛都在放光。他想要抢夺,但身体却不能动弹。

“把圣典交出来!使徒大人可以原谅你的罪过,并将深渊的力量赐给你。”

晴空轻笑的说:“我想得到深渊的力量,用得着使徒赏赐?你想不想看看深渊……”

“想!”

“你不后悔就可以!”

灾厄之书从晴空的手中漂浮起来,她手中的刀发力,深渊法师脖子处的伤口扩大。动脉被割开,而血从伤口中喷出的情况没有出现。

鲜红的血从伤口处飞出,灾厄之书自动掀开,书页翻动。血被吸引的飘向灾厄之书,分解成丝丝缕缕的血色光华钻入翻动的书页内。

整个房间立即透出诡异的气氛。虽然所有的东西都在原地,但给人的感觉是这里已经没有了空间方位。没有上下左右前后,没有了对自己存在的感知。

仿佛整个人坠入了一个虚无不存在任何东西的地方,即便身在光的照耀下,却感受自己身处在永远的黑暗中。

坠落,坠落,坠落……

在寂静的黑暗中坠落,只有心跳是耳中唯一的声音。

而这心跳却不是来自自己的胸口。

砰!砰!砰!

砰!砰!砰!

砰!砰!砰!

深渊法师想要呼喊,但他张大嘴却发不出声音。他的眼睛空洞,瞳孔扩大,面部的肌肉僵硬狰狞。他的身体极力的挣扎,似乎有一个让他极度畏惧的东西正在靠近。

晴空在他耳边低语道:“感受到深渊了吗?这是真正的深渊,不是使徒那点深渊能量能做到的。

向深渊投降,放弃所有的抵抗和挣扎,让恐惧将你吞噬。你会和深渊融为一体,你会成为深渊的一部分,你会成为比深渊使徒更强大的存在。”

深渊法师的挣扎果然变缓,失血过多他让没有办法做长时间剧烈运动。

也让他的脑子不再清醒。

晴空继续诱导:“你还差最后一步就可以成为深渊了……我可以再推你一把,但你要先回答我的问题。”

“什么问题?”深渊法师呆呆的说。

“普利斯特利·西泽在什么地方?昨天晚上……你们抓了他。”

“他在东北角的地窖里。”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目 录
新书推荐: 神豪从天刀开始 英雄无敌之风暴领主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联盟之卧龙军师 惊悚乐园 虚拟超神者 来到原神游历提瓦特 全民领主:开局一条黑龙 欢迎回归世界游戏 注视深渊
返回顶部